chapter 61 特别 (1/3)

407里面灯光还亮着,门没锁,这次云依菲最晚回来,她轻轻带上门,反复确认关的紧实了,把手里那柄雨伞放到阳台上,没撑开,靠在阴影的角落。

颜双正在为了医学知识竞赛准备,手里的资料没有一处是被揉捏过的,保存极好,她的字体清秀略小,远看像是印刷,也许是天生懂得绘画的人也知道怎么使得笔触劲道,对于光影有着极好的把控。

周晏晏临上床经过颜双的书桌,挠挠自己的后脑勺:“颜双,你知道我最羡慕你什么吗?”

“什么?”颜双声音轻轻的,没抬头。

“你平时从来都不做作业,还不听课,但是次次都能得年级第一。”周晏晏老老实实的模样,主要是最近几天颜双在宿舍学习,叫她总觉得不可思议,学神不应该从不学习,却能称霸成绩单吗?

“你那只眼睛看我从来不学习?我现在不就在看书吗?”颜双绷着嘴角忍住笑,眨着眼睛想了想,“——不过上课不听还是对的。”

“你是不喜欢老师吗?”

“不是,就是觉得听课费劲儿。”不是她不想听,是她是在没有听课的能力,甚至连与别人合作都显得尴尬,对于她来讲,自学的效率多于听课。

被周晏晏这么一打断,颜双也迷迷糊糊地意识到已经很晚了,她看一眼还在充电的手机,十一点十分,合上笔记本准备洗漱睡觉,她走到阳台上,雨点淅淅沥沥仿若永无止境,玻璃的小型落地窗上是细密的雨痕,很快干涸,又有新的一批涌入。

颜双收回目光,她本来想着给童烊打个电话问问是不是已经回宿舍了,结果做起竞赛题把这个事情立刻抛到了脑后,正琢磨着,脚后跟踢到一个硬邦邦的棍状物,颜双回头,是个黑色的雨伞,伞柄有些掉漆。

像是刚才碰撞的震动还没有消失,她的脚跟发麻,心里咯噔一下,不停地震颤。

捏起黑色的伞柄,是童烊的。

为什么会在云依菲那里?

颜双隔着半阖的窗帘去看侧坐在床上的云依菲,她只留一个侧脸,在泛白的光线下表情模糊,抿着嘴角,女孩儿的影子在颜双的瞳孔里摇摇晃晃,颜双不由得捏紧了雨伞,最终无力地放回原地。

她回到床铺上,给童烊编辑微信。

“你解释一下,云依菲的伞怎么回事?”

如果是这样简洁的语句,那多半是颜双生气了,她的情绪低压有着微妙的气场,是那个开始时间最最怪异孤僻的外壳,编辑好之后,一刻的犹豫也不留,直接点击发送,颜双把手机黑屏,放在床头,踩上拖鞋去洗了把脸。

清水捧在脸上,才叫人有稍稍的清醒,颜双把额头前的刘海抹上去,深呼一口气,瞥见被自己放在一边的手机不停地闪烁绿色信号灯。

看来是回了消息。

童烊淋雨回来,江来嫌弃地把他推到浴室叫他洗澡,嚷嚷着** 要是感冒了别传染我,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拿着手机app给他加好热水,童烊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江来关进了浴室,傻呆呆地愣了两秒,才反应过来衣服还是要自己脱,怪不得江来刚才一脸的嫌弃样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