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55 谁呀 (1/3)

云依菲第二天一早醒了,听见门外有几个人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东西,她还迷迷糊糊没从被窝里被拽起来,就听见江来喊了一声“我靠颜双你激动什么你快点回来”,随后是两个人匆匆忙忙的脚步声,她从床上爬起来一看,颜双果然不在宿舍了。

云依菲心里莫名其妙得担心,每天早上醒来都会看见的人突然消失了——尤其是颜双这样对早起也没什么兴趣,整天做宿舍最懒的猪的这类人——心里都会不是那么好受。

她摸过衣服披在身上,盯着乱蓬蓬的状似鸡窝的头发走了出去,早上凉风冲席而来,她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。

小班长一边唱歌一边从洗漱间回来,手里拎着牙刷脸盆,看见云依菲,立刻尴尬地闭嘴,当做什么歌也没唱过的样子。

云依菲像是抓住了唯一能问问题的人,她大步朝着小班长走过去,说着就要把人拦住,小班长吓得差点掉了手里的牙刷杯子,说话磕磕绊绊:“你你你你你干嘛?”

“你放心好了,我不是故意要听你唱歌的,”云依菲耸耸肩膀,收起了泼辣的风范,她拍拍小班长的肩膀,“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?怎刚才听见颜双和江来在吵架?”

小班长明白了云依菲的来意,突然面色有点凝重:“你说的颜双和江来吗?他们不是吵架。”

“那是怎么了?大清早的闹这么大动静,今天就实习结束回学校了,还整得这么鸡飞狗跳的。”云依菲心里越是不安,表面就越是平静,她装着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实则焦急地等待小班长的后话。

“哦,那个,昨天童烊家里好像出事了,江来帮他请假,他就先回去了,今天一早颜双过来问,江来还没解释完呢,颜双就跑去请假要去找他——哎哎,云依菲你怎么也这么激动?!你们都怎么了这是?”

小班长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话没说完,看见云依菲急得要跳起来,赶紧拦住她。

“童烊家里怎么了?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啊?!”云依菲瞪着眼睛,音调拔高,在原地急得直跺脚。

“这——具体我也不知道啊,江来没说。”小班长扶着云依菲叫她稍微安静一点,别这么夸张,“你也别担心了,我觉得童烊能处理好。”

“不行,”云依菲猛地摇摇头,下意识地挣脱小班长,“我要去找童烊。”

小班长一下子傻了眼,这个童烊有什么魔力,还是欠了这些女生钱,怎么一说他都要吵着去找他,小班长把牙刷杯子一扔,两只手都用上,拦着云依菲,瞪着眼睛说:“你可不能去,别再添乱了。”

云依菲靠在宿舍门上,看着小班长宁可死也不放过自己的凶狠架势,大脑也暂且冷静了一下,她摸出口袋里的手机,拨到童烊的页面,正要按下去,手指却停住了。

她云依菲和童烊是什么关系,干嘛说去找他就去找他,连他在哪里她都不知道。

连打电话,都没有他一定会接的自信。

小班长看着云依菲动作的停滞,以为她想明白了,就松开了扣住她手腕的力气,语重心长地说:“云依菲,你现在冷静了吧?我就说嘛,童烊他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,我们在心里默默地支持他就好了,也不需要这样的方式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