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52 老照片 (1/3)

童烊打开门,还是出事时的景象,一只红木椅子凌乱地侧歪在电视机旁边,仿佛还回荡着恶魔似的尖叫和紧张的氛围,厨房的门大敞着,半杯牛奶流淌到地上,几个慌乱的脚印,从厨房一只延续到客厅。

意料之中的场景,但是实际面临时,他还是忍不住地颤抖。

老式社区里的房子冬暖夏凉,散发着一种叫人安心的魔力,只是狭小,灯管也映照的墙壁也有些发霉。一只花猫安静地卧在门口,见童烊来了,扯着嗓子喵了一声,童烊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给它的小食盘里加了点吃的。

花猫没吃,只是拿宝石般的眼睛看着童烊,有点哀怨,有点可怜。

简单拿了些衣物和用品,再返回医院,童烊转过身关门,颜双站在他后面,搅着手指。

“医院里,谁在照顾?”颜双轻声问。

童烊微微愣一下,他精神状况已经平静了许多,眼眶下虽然仍是乌青,但眸子恢复了曾经的温和,动动发干的嘴唇,他和声解释:“我邻居的叔叔阿姨在。”

谢天谢地,颜双没有接着问下去。她乖乖地点点头,带着有点抱歉的眼神。

童烊摸摸她的脑袋,没说话,只是继续往前走。

楼下一个中年女人骑着吱吱呀呀的旧自行车,刚刚从菜市场回来,手里拎着一条又白又肥的鲫鱼,坐在两个楼栋的狭长小道处乘凉的女人穿着黄色的外衣,看见熟人拎着鲫鱼过来,笑出了深厚的皱纹。

“今天真早,这么快就回来了。”

“新买的鱼肉新鲜,中午给我家那个小子做鲫鱼汤喝。”中年女人推着车子走过去,眼睛落到童烊身上,他刚好从隔壁的楼栋出来,旁边跟着个清瘦的小姑娘。

女人突然就变了脸色,她不声不响地移开看着童烊的目光,跟坐在马扎上乘凉的女人使了个眼色,压低了声音问:“这是齐老太太那个小孙子吗?”

那个女人立刻会意,有点无奈地点了点头:“可不就是嘛,那个叫童烊的。”

“唉,真可怜,听说老太太昨晚犯心脏病咯,还在医院躺着,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儿了,她就这一个孙子,听说还在大学没放假呢,看样子昨晚是连夜赶回来的吧。”拎着鲫鱼的女人摇头叹气。

坐在马扎上的女人皱了皱眉头:“就是,还是多几个孩子好,自从童烊被老太太接过来,就再没见过孩子的爸妈,真是的,没见过这样的家长,丢下孩子自己不见人,现在老人也不好了——”

拎着鲫鱼的女人又偷偷看了一眼童烊,摇摇头,推着小车子走了。

颜双跟着童烊上了车,她起的早,在车上也没敢合眼,闻着大巴车的汽油味突然胃里一阵恶心,她强忍着揉了揉后脑勺,靠在硬邦邦的座椅上。

童烊抱着一叠给外婆准备的衣物,颜双把手轻轻搭在童烊的手上。

医院里,外婆正在病房休息,还不允许太多人探病,童烊隔着玻璃窗看一眼,回头叫颜双稍等,走进去帮着叔叔阿姨,几个人在里面说了些什么,邻居叔叔便回去了。

童烊再走出来,看见颜双乖乖地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等着他,手里捧着热乎乎的早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