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48 署名的瞬间 (1/3)

h大来的实习生从第二天开始,只用上午的时间在医院实习,下午回基地写报告,返程的时候,云依菲背着小书包,坐在医院门口等着填表出来的童烊,刚看见他的影子,就兴冲冲地迎上去。

“童烊童烊,”云依菲一蹦一跳地凑近,“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去吃饭吧,下午正好没什么实习任务,我带你去河岸那边玩儿,我听他们说有游船,还有很多零售的小东西。”

童烊正走着路发呆,看着热情的云依菲,有些不知所措。

颜双从云依菲身后走过去,带着耳机,把自己隐藏在浓密的树影里,头顶璀璨的阳光被深绿的树枝遮挡,她看起来也累了,垂着眼睛,细碎的刘海疲惫地依偎着额头,很快移动出了童烊的焦距,变成余光里模糊的影子。

“我不能去了,中午还要回去帮导员统计,”童烊的眼睛像是星光的一部分,温和莹润,充满抚恤的力量,明明在拒绝也叫人不自觉地柔和起来,他清浅地笑一下,“对了,我坐的三号车在点人数,我先过去了。”

童烊上车,找到他和颜双在后排的双人座椅,一旦上车大多都固定了位子,没得挑选,童烊用余光找到颜双,她看向窗外,留一个侧脸,外表冷漠孤僻,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,可是她的眼睛却灵动,像是精灵的馈赠,包含着不安和深沉的灵魂。

学校的大巴车慢悠悠,像是老人拖着残旧的身体,似乎随时都要命丧路边。童烊在颜双的身边坐下,从书包里摸出一瓶芒果汽水,蹭蹭她的胳膊肘,笑眯眯地递过去。

颜双感觉到他的动作,扭头时蹭到他柔顺的黑色短发,乖巧的刘海儿安静地伏在额头,她犹豫一下,不到两秒钟,伸手拿过那瓶汽水,垂着眼睛感叹,“这儿也能买到啊。”

身边的男孩儿总是这样,外边是乖巧的少年,内在却总能叫人依靠,透露着温柔似水的成熟。

天色渐晚,林嫮拉扯着颜双去逛便利店,颜双买两个小面包,看着放在冰柜里的芒果汽水突然就想起童烊来,她总不能白吃白喝他的,多拿一只面包,算是还他。

售货员身形肥硕,弯腰驼背,眼角一颗老大的黑痣,凶巴巴地催促排队的学生,走出便利店林嫮还惊魂未定,一定是基地只有一家超市,这个女人刁钻惯了,不理她,两个人慢步走回宿舍。

平房前的水泥空地上,周晏晏和江来借着仅存的日光打网球,互不相让,气势汹汹。

走到9-9,林嫮拿钥匙开门,说到了,进去吧,颜双的眼睛不自在地向傍边瞄,亮着灯光,说明9-10有人,她跟林嫮点点头,先把其他东西方向,再拿着面包去9-10找童烊。

“你干嘛去?”林嫮收拾晾晒的衣服,看着颜双挑眉。

颜双结结巴巴,捏着面包的手不知该往哪儿放,林嫮立刻了然,不多问了,笑着点头:“我知道了,快去吧。”

颜双别过头小声嘀咕,你知道什么了呀。

她几步就走到了9-10门口,门没锁,向外虚掩着,正要抬起手背敲门,云依菲从里面猛地推门出来,巨大的动静带起一阵流动的疾风,沉重的门差点撞到她的鼻尖,颜双条件反射向后退。

云依菲看都没看颜双,满脸委屈地离开,眼睛里挂着几颗泪珠,手里攥着一份装饰精美的信封,却被揉的满是皱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