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32 所谓胜负 (1/3)

黄晟萌还记得军训那天回来,听见李斐然和林嫮的绯闻时,颜双黯然伤神的表情。

那时候她在学生会整理新生报名的资料时,留意了颜双和李斐然来自同一个高中的事情,以李斐然的知名度,她估计着两个人高中一定认识,而颜双脸上那样沉默,叫她不由得猜想,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他。

事实证明,她猜对了,并且成功作为了利用颜双和李斐然的筹码。

她先是在学生会不停地暗示李斐然,颜双传播他和林嫮绯闻的事情,再故意说起颜双曾经是实川高中的学生,好像有那么一点喜欢李斐然。李斐然向来都是高高在上,他一口咬定是颜双因为嫉妒才传播了他和林嫮的事情,一气之下找到了无辜的颜双。

所以有了后来童烊逞英雄的那一出。

这个时候,黄晟萌有开始蠢蠢欲动,她提前偷走了李斐然写好的报告策划案,诱导李斐然怀疑颜双,再亲自栽赃给颜双,她们一个宿舍,她有充足的机会把策划案塞到颜双的柜子里,不断的挑唆,最终她黄晟萌终于踩在了颜双和李斐然两个劲敌之上。

黄晟萌最善于观察,所以洞察一切,她能看得出颜双对李斐然的喜欢,能知道李斐然对于绯闻的头疼,甚至她熟背舍友的手机密码。

颜双沉默地听着黄晟萌的讲述,也许是因为这次考试作弊,她一切的努力化为乌有,她的嫉妒心境无可奈何,所以情绪变成一场百年难遇的雪崩,随着剧烈疼痛的震动,一切建筑都随之倾塌。

黄晟萌要跟她比,她知道黄晟萌的胜负欲极强,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,她不是怕输,但是前提是公平,可是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公平,背后的一点点算计和嫉妒,一点点少年心性和意气用事,击碎的便是曾经本可以纯粹的感情。

黄晟萌这样的人,怎么会有纯粹的感情。

“迄今为止,我所得到的一切,都是我自己获取的,”黄晟萌的眼圈迅速红了,可是她没有哭,凶巴巴地瞪着颜双,维护她最后一点可怜的尊严,“而你,你都是被给予!”

她还是执迷不悟,颜双懒得争辩,她靠在椅子上轻轻地揉自己的胃,只留给黄晟萌一个后背。

黄晟萌的嗓子变得沙哑,最终她也转过头去,看着自己的桌子和床铺,懈了力气似的缓缓地坐下。

转出幽暗冗长的楼道,宿舍楼里仍是一片热闹的喧哗,她们却各怀心事,倘若与世隔绝。

第二天一早,云依菲从床上爬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回家,她昨晚和几个要好的朋友疯疯癫癫在ktv玩儿到凌晨,第二天还能起的这样早,叫睡得仿佛死猪一样的周晏晏迷迷糊糊地表示不得不佩服。

云依菲爬下床,惊愕地看着黄晟萌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,她昨晚回来的晚,自然没有看到颜双和她对峙的场面,所以她对于黄晟萌的突然离开有点不适应。

怎么这次寒假回家,黄晟萌这么积极,从前有什么节日,她都是帮着学生会整理好了离校的档案文件才会走啊。

云依菲想不了这么多,她看看自己的桌子愁着要怎么收拾,不一会鼓捣出来一包垃圾,她趿拉着棉拖鞋下楼倒垃圾,看见一个中年妇女拘束地站在门口,半长的头发简简单单地梳一个马尾,还有几根没扎进去,显得有些邋遢,皮肤黝黑,个子不高,打扮得有些土气。

云依菲正想着这是不是新来的宿管阿姨,可是这都放寒假了,还来干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