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30 无论什么决定 (2/3)

“你要是没法去考试,我就留下来照顾你,”童烊说,“你要是想去考试,我也陪你去。”

这样的说法颜双又怎么会同意,她连忙摇摇头:“肯定不行,你不要陪我。”

她知道童烊因为这次考试付出了比其他人多几倍的努力,这一学期他几乎都是在图书馆度过,这样的情分她又怎么还得起。

但不能否定的是,心里的感动总归是多的。

其实这样的遭遇,童烊也经历过。

高中的时候他以为之前的学校的一些事情,被迫转学去了十六中,一个一提到名字就被人人唾弃的中学,开始时那儿的学生不务正业,老师也懒得一个个管理,只有童烊还算老实,硬着头皮听课,老师在讲台上,讲课如念经,学生在后排直接开起演唱会,搞得童烊只能支棱起兔子一样的耳朵才能勉强听课,后来大部分时间都开始自学。

后排的几个小混混看他就不顺眼了,整个班都在捣乱凭什么有个正经学习的,太气人,揪着童烊的衣服帽子就拖到了操场,童烊吓一跳,那时候他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子,看见这揍人的架势,还是腿软得打颤。

结果就是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,那一群小混混也开始了三天两头的讨债。

每当童烊做值日,总能看见数不完的垃圾,刚扫好的走廊,就被他们踢翻了垃圾桶胡乱倒在楼梯上;他会收到莫名其妙的恐吓信,塞在桌洞里一叠又一叠;他就算走在走廊里,都有人开始指指点点,说着一些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。

不用问,自然是也那些小混混传播的。

考试的前一个晚上,童烊放学锁门,一转身看见几个高他一头的男孩儿站在楼梯口,一个个饶有兴趣地盯着他,眼睛里全是戏谑。

一场没有硝烟的校园欺凌,反抗在人数面前显得渺小不堪。童烊回家的时候肚子被踹得青一块儿紫一块,为了不叫外婆发现,他一回家就说自己不饿,跑到了自己的卧室,借口复习不再出去。

经历一个晚上的思想斗争,最终忍耐被消磨殆尽,终于爆发。

被孤立的时间久了,任谁都有点麻木,可是尊重也是自己争取的,想要别人尊重自己,只能先自己挺起腰板。童烊忍着腹痛考完了学校里形式一样的期末测试,竭力直着腰板走出了学校。

现在想想,虽然那时候自己被坑得够惨,可也是死撑过来,最后还好好地考了大学。只是没有朋友罢了,这样的“小事儿”也只能说习惯了。

可他看到颜双今天这个样子,不得不说,他有点条件惯性地感觉是有人故意陷害。

何况有之前学生会资料丢失的案例,那次是黄晟萌立了大功,她的策划案被最后用作为辩论会的策划,一下子也成为了宣传部的副部长,和李斐然平起平坐。可李斐然的势力也已经大大不如从前,黄晟萌算是坐稳了宣传部一姐的位置。

颜双吃了午饭,可能是因为胃里还不是特别舒服,只喝了几口南瓜粥,不忍心践踏童烊的劳动成果,又挑着吃了点米饭和蔬菜。看着她小口吃饭的侧脸,童烊觉得一起都变得柔和。

最终,她还是去了考场,她的学号紧挨着黄晟萌,黄晟萌走在她后排,看见她的时候,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,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不可思议。

可是黄晟萌也没有过分地关注颜双,心虚地低头做题。

考试进行到一半儿,颜双的胃又开始翻天覆地地疼,她拱起身子把头抵在桌子上,鬓角又被汗珠打湿。

监考老师皱皱眉头,看着颜双一脸难受的表情,走过去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,压低了声音问她怎么样。

颜双摇摇头,心里又是一股暖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