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30 无论什么决定 (1/3)

颜双睡着之后,童烊等到换好第二瓶点滴走出了校医院,他先去了图书馆整理了东西,又跑去食堂买了两份午餐,另外给颜双带了暖胃的南瓜粥。

回校医院的时候十一点半,颜双仰躺在病床上,已经醒了,像是一幅苍白的铅笔画,凌乱中有着破碎的美感。听到声响,她无声地回头,朝童烊笑笑。

“我带了午饭,你要吃吗?”童烊把塑料饭盒放在一边的小柜子上,抬起头,用清亮的眼仁儿看着颜双。

颜双歪一下脑袋,小声说:“谢谢。”

童烊有些局促不安地在床边坐下,他不擅长和女孩儿独处,很容易人体故障,变得动作僵硬,虽然和颜双有过相对较多的交流,可是突然的氛围,还是叫他有些坐立不安。

颜双抬头,看着通明冰凉的药水一点点地从塑料管里滴落下来,像是空中的雨水降落到她的眼仁儿。

顷刻间,房间里只留下安静平稳的呼吸声。

“我帮你打开吧——”童烊干坐着,拿起小柜子上的盒饭就要打开,颜双却伸手轻轻按住了他动作的手指。

颜双的皮肤苍白,甚至病态,手指冰凉,带着药水的刺骨寒冷。

“我等一会儿吃。”颜双小声说。

“哦,好。”童烊后知后觉地点点头,把手缩了回去。

颜双仰头,露出好看的颈部线条,一瞬间她有些失神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,角落有些发霉,“现在几点了?”

“十一点四十。”

“哦,”颜双点头,自言自语道,“下午,两点半考试。”

童烊看出她在担心什么,轻声问,“你还疼吗?”

“疼啊。”

童烊有点怜惜地看着她的额头,白皙的皮肤上一层细密的汗珠,连她说话都是有气无力,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遭遇,任谁都觉得措不及防。

“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参加。”颜双轻声叹气。

她的声音轻柔,却像是一颗石子,淹没在童烊的湖面,惊动深海的水草,扩散开无数的涟漪,童烊看着她,没有敷衍的安慰,也没有振奋的鼓舞,只是柔声说:“你自己决定。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颜双有点颓废地摇头。

“你自己决定,”童烊说,“可无论什么决定,我都会陪着你。”

什么意思?颜双疑迟地抬头,莫名其妙得耳根发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