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29 只有他 (1/3)

天才本站地址:(顶点中文),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颜双是被疼痛惊醒的,仿佛胃里一场雪崩,初始时毫无预兆,却在发生时惊天动地。/p

她胡乱地睁开眼睛,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,被粉刷成白的墙壁挡住一半儿,407不知什么时候只剩她一个人,抓着床单的手指泛白,豆大的汗珠掉落下来,沾湿了她的眉角和额角。/p

她捂着胃想要坐起来,却一丝力气都使不上,不争气地爬不起来,大脑一片混沌,仿佛即将炸裂的星际。/p

来不及思考是什么叫这次胃痛来得这样凶猛,颜双用力地撑起胳膊,却发现一点力气都没有,笨拙地去摸床头的手机。/p

无论是怎么了,必须要去校医院看看。/p

手机屏幕露出刺眼的光亮,时间是上午九点,给颜双的大脑又是一记猛冲,已经这么晚了,怪不得宿舍里空无一人。那一瞬间她突然有个可怕的念头,觉得未来的时日不多,封闭的世界将她掩埋,世界末日即将来临。/p

这个地方,像是掩盖她的坟墓。/p

颜双看着折射进407的日光,恍然觉得那是黄昏日落。/p

而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,手掌里总要抓住什么,她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迷茫,随着一阵阵的剧痛,她的思绪越来越模糊,真是可怜到极点,她捏着被角,迷迷糊糊地想,整个h大,她现在还能找谁。/p

最终,朦胧之间她拨通了童烊的号码,仿佛只有童烊可以救她。/p

/p

/p

/p

校医院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,狭小的病床旁是木质的小桌子,童烊只穿一件白色的毛衣,却仍然是满头大汗,脸颊绯红,他低头看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孩儿,像是一朵寒风中枯瘦的白蔷薇。/p

借到电话的时候,童烊正在图书馆自习,暖气开得足,他脱了外面的棉衣搭在椅子上,听到颜双有气无力的声音,他似乎比颜双吓得还要严重,大冷的冬天,冒着零下十几度的气温跑了出去。/p

颜双靠在床头,缩在厚重的被子里,埋进被子半张脸,露出半阖的眼睛,眼仁儿蒙着氤氲的寒气,看见童烊的一瞬间,硬撑着的身体猛地塌陷,脑袋歪在身后的墙壁上。/p

童烊急的满头大汗,慌乱之中从颜双的衣柜里翻出一件大衣,单手扶着她的肩膀帮她裹在身上,颜双的脑袋靠在他胸膛上,童烊心跳地厉害,来不及思考,横抱起颜双就往楼下狂奔。/p

在去校医院的出租车上,童烊还是一副慌乱的样子,他想去握住颜双的手指,才发觉自己的手指也是冰凉。/p

“是不是特别疼——别害怕,很快就没事儿了。”/p

“现在怎么样了?是不是还难受?”/p

“没事了没事了,难受就靠着我。”/p

颜双有气无力地一句句回应,只是在喉间发出简单轻柔的音节。/p

好不容易到了地方,童烊匆忙地带她去急诊,颜双靠在童烊的背上,轻轻地说谢谢,童烊没吱声,他在想颜双好轻,她也太瘦了,仿佛隔着厚厚的衣服,都摸得到胳膊上全是骨头。/p

医生是个短发的中年女人,一双黑色的平跟鞋,看看童烊,再看看颜双,简单的检查之后,叫童烊先去用温水冲药,她立刻给颜双安排输液。/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