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夏恬也和这事有关 (1/3)

柳青染有点犹豫,但是她很确定地说:“不对,你抱我的时候身上就特别烫。”

顾奕诚没再说什么,他从床上起来,拎起胡乱搭在椅子上的衣服给自己穿上。

“都这么晚了,现在要走吗?在这休息一晚也行啊。”

“不了,你好好休息,我去医院验血。”顾奕诚走之前还给她掖好了被子。

男人的一句话让本来觉得自己计谋得逞的柳青染心里扑腾了一整晚。

清早起来,她先向海外打了一通电话,才发现这个号码已经被注销了。

她气得把手机摔在地上,捂着脸哭了起来。

几分钟后,她的经纪人兼闺蜜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。

“怎么样?进展怎么样?”

柳青染说道:“都怪你出的馊主意,昨天夏恬不知道怎么进来了,我不但没跟他睡,他还要去验血追查这件事!”

罗姝紧皱眉头,她说道:“又是夏恬?她不是跟贺简言在一起吗?攀上那样的高枝还敢跟顾奕诚上床?”

柳青染一听到这些就来气,她恨恨地摔了东西,说道:“那我现在怎么办?”

“将错就错,这一段时间你就哄着他,千万不能作。”

柳青染出酒店的时候,顾奕诚坐在星诚娱乐的办公室里,拿到了药物检测分析报告。

刘特助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沉,心里战战兢兢。

他看着自己手机里昨天的未接来电,哆嗦着说道:“昨天休假,我没接到夏恬小姐打来的电话,这是她发来的短信。”

顾奕诚拧眉:“夏恬?她也掺和这事了?”

屏幕里面是一条简短的短信:刘哥,我在湖心酒店12楼,看见顾总被人拖进了1221号房间,他好像没意识了,你快带人来看一下。

“找人去查酒店监控,还有之前那个私立医院,所有的监控都调出来。”

刘喆出了一脑门汗:“之前那个私立医院的监控有几个地方压根没开,能查到的都没什么意义。”

顾奕诚尽力在脑海里检索自己昨天晚上的记忆。

他清晰地记得,他认为自己抱着的人是夏恬,夏恬身上很凉,像抱着一块冰块。

瞬间让他在焦灼的药物作用下变得清明。

越是平时严于律己理性至上的人,在这样混乱的药物作用下,越会偏执的追求清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