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顾总被下药 (1/3)

夏恬还是没让贺简言送。

和贺简言在会场道别之后,夏恬从顶楼会场下去。

电梯在十二楼停下,她没看楼层,出去之后才发现自己下错了。

夏恬一拍脑门,又觉得脚下的高跟鞋实在夹脚,干脆到了这层酒店的后勤房间问问有没有一次性拖鞋。

这个点只有个五六十岁左右的阿姨一个人在忙。

她把一次性拖鞋递给夏恬,看她面善,又忍不住说道:“妹儿,帮姨个忙,就把这些东西放到1208号房门口,行吗?”

夏恬一向心软,看她扶着腰好像腰很疼的样子,立刻点头。

“就您一个人在吗?”

她笑了,说道:“今天顶楼开晚会,她们都去上面了,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夏恬换上了拖鞋,找阿姨要了个袋子,提着鞋子去帮忙送东西。

忽然,她听见沉重但是熟悉的脚步声。

夏恬拉下口罩裹紧风衣,把自己整个罩住,然后缓缓回头。

是顾奕诚。

他被三个穿黑衣服的保镖一半扶一半推着进了一个大套间。

其中一个人小声嘀咕:“把他扔里面,会有人来处理的。”

夏恬躲在拐角处,看着那几个人从套间里面出来,勾肩搭背有说有笑地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。

要不要去叫一下顾奕诚。

夏恬纠结地咬住嘴唇。

看过刚才顾奕诚的状态,夏恬推测,平时酒量还算好的他应该是已经不清醒了,所以那帮人想算计的居然是他。

顾奕诚那么骄傲的一个人,被人算计成这样……

但是如果进去,到时候连她自己也搭进去,别人可能会对顾奕诚忌惮,可不会放过她。

于是夏恬犹豫了,她掏出手机准备给刘特助打电话。

没想到打出去才发现对方关机。

可是时间不多了。

夏恬放下手里的鞋子,推开门打算去把顾奕诚叫醒,顺手顺走了一瓶篮子里的冰水。

她想的是,实在醒不了,泼一瓶冰水也总该醒了。

没想到她刚一踏入黑暗空荡的房间,就被一只滚烫的手攥住了手腕。

夏恬被攥住的那块皮肤像被灼烧了一样。

“顾奕诚,你快醒醒啊。”身后的大门被砰地关上,夏恬只能借着室内微弱的光看向他。

“给我下药?谁给你的胆子?”顾奕诚的呼吸明显已经乱了,他紧紧盯着怀里的女人,在混乱当中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