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管好你自己 (1/3)

夏恬回家的时候失魂落魄,连包都忘了拿,还是许鸥追上来把包给她拿进去。

看着夏恬现在住的客房,许鸥忍不住疑惑:“你不住三楼了?”

“夏珍搬到三楼了。”夏恬说道。

“啊?怎么能这样?”许鸥随手揉捏抱枕,看见夏恬把破碎的手镯放在地毯上拼好。

夏恬不知道缺的那一块是不是已经被顾奕诚扔了。

她盘腿坐下来,说道:“这是假的。”

许鸥转过头看她。

“你看,这里是用树脂填的裂痕。”

看到之后,许鸥立马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那你哭什么呀。”

夏恬往后一靠,靠在床沿上,说道:“因为我妈妈戴的就是假的。”

“啊?”

绿翡颜色莹润,夏恬拿起一块透着窗户的光看,说道:“我爸爸年轻的时候很穷的,我妈妈和家里决裂才和他结婚,她所有的财产都用来帮他做生意了,怎么会有真的翡翠呢?”

此刻,顾奕诚终于带着作天作地的柳青染进了拍卖晚会。

拍卖场上叫价如火如荼。

谁都知道这是一件传世宝物,都削尖了脑袋想要拿到这件东西,甚至有不少业内人士、收藏家、商界大鳄都是冲着这一件宝物过来的。

这个时候的拍卖不再仅仅是金钱的博弈,更是权力和地位凸显手段的时刻,换句话说,此刻拍到这件宝物需要的是远超宝物本身价值的东西。

当地举重若轻的房地产大佬被第十次抬价之后终于坐不住了。

“那是谁?是不是恶意抬价?夏健峰这个老东西又搞这些歪门邪道?”男人满脸凶相,脸上一道刀疤从左边眉骨斜贯到鼻梁,终于派人去查看。

柳青染陪着顾奕诚坐在最近的包间,她看着屏幕上高到咂舌的数字,忍不住看了一眼仍在淡定喝茶的顾奕诚。

那边刀疤脸派出来探查的人回去了。

“二爷,那是个年轻的小伙子,身边跟着一个年轻的姑娘,我看了一下登记的名字,好像叫顾奕诚,开娱乐公司的。”

“顾奕诚,开娱乐公司的,有几个流量赚来的臭钱罢了,告诉他赶紧收手,不然别怪我不讲武德。”

顾奕诚听到这话的下一秒就加了一倍,然后放弃再次追加。

刀疤脸天价拍下手镯的下一秒,一个电话直接打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