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我来赔你手镯了 (1/3)

夏恬是被头疼疼醒的,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裹着一件大衣、抱着一个盒子在地毯上睡了一夜。

打开盒子之后,对着满目琳琅、样式风格各异的极品翡翠手镯,夏恬开始认真地怀疑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去偷东西了。

直到她看见从大衣口袋里掉出来的钢笔。

那是顾奕诚经常随身带着的钢笔。

夏恬猛然想起来一些昨天晚上的片段。

顾奕诚说要赔自己手镯,然后呢?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夏恬扶着床沿站起来,找了半天,终于从浴室的垃圾桶看到了自己的手机。

果然,昨天晚上有一个顾奕诚打来的电话,通话时间十二分钟三十秒。

“……”

夏恬决定给他打回去,没想到再打回去根本打不通,应该是已经被拉黑了。

“你就心安理得地收着吧,他打碎了的可是你妈妈的手镯,就算是假的,那也不是金钱能够赔偿得了的纪念啊!”许鸥说道。

夏恬拿起首饰盒抽屉里那沓鉴定证书粗略一算,说道:“这六个手镯,价值要上亿。”

许鸥:“有钱真好,阿恬啊,我不想努力了。”

顾奕诚,顾氏集团未来继承人大热门选手。

他来了的消息一传出去,所有手里有好货的商家都上赶着想借一分光。

但是顾奕诚一律不见。

只有柳青染脸色一直不太好,因为自打回国以来,一切都和她想的太不一样了。

但是知道顾奕诚更深的身份之后,她又不敢像之前一样发脾气甩脸。

于是她终于按捺不住,再次给夏恬打了电话。

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女孩实在太有手段了,柳青染不相信自己突然摔倒去医院,就能让顾奕诚正好在同一个检验的地方“碰巧”遇到夏恬,还“碰巧”摔了她的手镯。

那个被摔的手镯还“碰巧”是假的。

柳青染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多碰巧。

“夏恬,我和顾奕诚就快要订婚了。他是我的未婚夫,我劝你知点廉耻,别再打别人的男人的主意。”

对面的女声愣了一下,柳青染听见夏恬说:“不好意思柳小姐,但是你可能误会什么了,我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。”

假男朋友也算男朋友。

柳青染说话毫不留情,丝毫看不见网络上那些知性温柔女神的任何一点:“那就不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,管好你自己爱犯贱的毛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