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夏恬,算我小看你了 (1/3)

夏恬眼睛里面蓄满了眼泪,仿佛有什么逆反心理,她偏偏剧烈挣扎起来,用已经被冻得麻木的双手去试图推开面前的男人。

“你放开我。”

“夏恬,如果不想死的话,就老实呆着。”顾奕诚沉声威胁道。

夏恬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撕成四分五裂的样子,每一个残缺的部分都在奋力鼓动着,愤怒、哀伤、恐惧还有一点点小小的雀跃都被倏然放大。

“顾奕诚,我求求你放开我、放了我。”夏恬用沙哑的气声哀求他,最终还是让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。

顾奕诚觉得好像仅仅不到一天时间不见,怀里的女人就好像已经以可怕的速度消瘦下来,形销骨立、可怜的不成样子。

偏偏自己好像很吃她这一套。

他觉得很气愤又很可笑:“夏恬,你的演技什么时候这么好了?”

夏恬只是摇头。

顾奕诚还想再说一句什么,转眼已经到了影视城最近的医院,送夏恬和小助理进了急诊处理伤口打退烧针,顾奕诚终于返回车上去换衣服。

“顾总,你衣服上怎么有血迹……”匆匆赶来的总裁助理把衣服递给顾奕诚,只来得及稍微说一句,就冒着雨冲进急诊部送东西。

没想到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人。

“她去哪了?她能去哪?”顾奕诚站在急诊部,和刚刚打热水回来同样找不到人的夏恬助理面面相觑,终于彻底怒了。

“夏恬,欲擒故纵也该有个限度吧!”

夏恬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,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自己“挪”出医院,坐上计程车的。

她只是不断地催促司机开快点。

最后是章芸的电话终止了这种焦灼的状态。

“夏恬,你去哪了?小助理告诉我你从医院急诊跑了,现在在哪?”

夏恬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象,缓缓地摇了摇头,说道:“姐,我得躲。”

外面的雨下的越来越大,计程车内还在吹着除雾的冷风,夏恬蜷缩在座椅上,还是觉得很冷。

从脚下升起的寒意,浸透五脏六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