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 (1/3)

当电梯抵达二楼,月野雫强忍着那股不适与悸动,吃力地站起身,踉踉跄跄地走出电梯。

不过,她似乎已然濒临极限,每当她想迈开步子,身体就会开始如触电般抽搐起来。

秋月弥彦在她身后,静静站着,脸上挂着微笑。

他在等。

等月野雫心理防线彻底溃败,嚎啕大哭、不顾一切地恳求他。

他耐得住性子,也笃定月野雫一定会这么做,这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。

依照现在来看,月野雫撑不了多久,最多十五分钟,便会像一条狗一样趴在他脚边,乞求着他。

“喂,能不能快点出去啊!别挡着啊!”

“就是啊,后面的人都等着呢,快点快点!”

眼见月野雫迟迟无法迈步走出电梯,在她后边的路人开口催促,语气满是不耐与不爽。

而这,也加剧了月野雫的崩溃。

十八岁的她,尚还青涩懵懂,她压根儿就不懂社会的肮脏,不懂成年人的世界,究竟有多少勾心斗角。

一直以来,她都觉得自己与众不同。

她认为自己生来比别人聪明、因为她从小到大就是八面玲珑的性格,会察言观色、会利用身边的人际关系、是会被父母夸奖,是别人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。

她从来没想过,同龄人之中,会有像秋月弥彦这样,肮脏邪恶,却又拥有强大到目空一切能力的人。

不得不承认,她败了,败的很彻底。

打从她开始对秋月弥彦感到恐惧不安时,就已经败了。

“呵呵……”

月野雫露出绝望而凄美的笑容,眼眸浮现出两行泪水,心中涌现出强烈的自暴自弃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