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问心 (1/3)

沈涛虽被阿柏打的差点丢了xg命,不过他为人老实,而且又知道阿柏手下留情,所有对阿柏到也没有太大的怨恨,反而有些佩服。

沈涛,行伍出生,参加过越战,不过他参加的时候,越战基已经结束,退伍后,也是一直不得志,而且为人老实,并没有楚天的机遇,三十多岁,一直庸庸碌碌,为了养活老婆孩子而奋斗,最终被楚天发现,留在了美人坊。

d市的一家私人医院中,已经能够行走自如的沈涛如往常般在病房外的走廊中活动起来,锻炼着身体。

走廊中一个人也没有,沈涛活动了一会,闲的无聊,准备回房休息,然而当他路过一间单人病房的时候,无意间听到房中的对话,缓缓停了下来,左右看看无人后,悄悄把耳朵贴在了病房门上。

“潘少,你好点了没我已经查到阿柏的身份了。”只听病房中一个略带献媚的声音响起。

“好能好得了吗要不你来试试”一道略显愤怒的声音传出,只见在单人间的病房中,床上躺着一个脸sè有些发白的青年,穿着有些流里流气,只是青年的一只脚被厚厚的白布缠绕,吊在空中,将青年那帅气中带点坏的形象完全破坏,看青年的脸庞,赫然便是当ri被阿柏踩断脚的潘泽潘大少爷。

潘泽躺在床上,发泄的吼了一声,听到手下打探到了那个臭子的身份,眼中一亮,急切的道;“打听到什么了,来听听。”

在床边的是一个壮汉,身材高大,满脸横肉,这样一个该被普通人看到后心生畏怯的狠历男人,此刻在潘泽面前,却是温顺的低着头,谦卑的看着潘泽。

“是,根据在美人坊的人传来的消息,这个阿柏是不久前被楚天带去的,在那里是安保工作的总负责人。”那大汉轻声道,生怕潘泽不高兴。

“负责美人坊的安保就凭他”听到面前大汉的话,潘泽心中一阵不服,安保的负责人,他潘家也有,而且是他爹潘仁庆最信任的心腹,而且身手极好,即使是自己,在那人面前也得乖乖的喊声叔,因为即使自己,也不敢比他爹身边的那人更被他的父亲信任。

然而这样身份的人,居然会是把自己打成这样的土鳖少年,更是让得在床事上极其强势的他,如今只得躺在床上体验那犹如施舍般的享受,每每看到坐在自己身上的美女那目光中隐晦的不屑之sè,潘泽便会将对阿柏的愤怒再添一筹,如今更是想要将阿柏碎尸万段。

得知阿柏的身份,潘泽心中大为不忿。

“是的,而且听他刚到美人坊那天,更是将以前负责安保的那几人,一人打的手腕骨断裂,一人肋骨断了三根,还有一个被他一脚踢飞了数米。深得楚天的信任。”那大汉将阿柏的战绩一一述,心中也是暗暗佩服,如此强悍的人,即使是十个他也不够人家打的,看看眼前少爷那因酒sè过度而有些虚浮的身体,暗自庆幸阿柏的手下留情。

“什么,他身手这么好”听着手下的汇报,潘泽一脸的不信,恶狠狠的道“我不管他有多强,总之,你给我想个办法,我一定要让那个土鳖不得好死,跪地求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