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前生阵 (1/1)

就在夜倾城与冷傲然聊得十分开心时,一阵十分诡异的红色烟雾出现了…

“倾儿,倾儿你在哪儿?”冷傲然不知什么时候身边不见了夜倾城,好像与那阵诡异的红色烟雾有关。冷傲然冷冷地看着周围白茫茫的一片,神秘又充满着未知的危险。

他们,都陷入了迷阵。

是谁要害他们?或是谁要……他们却不知这迷阵却是传说中的前生阵,而布阵的主人他们也不陌生。待他日知晓后冷傲然只是叹了一口气,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,而夜倾城却是在迷茫中叹息,低叹:“也罢,也罢,都说我痴,的确。不过,我不曾悔过。”

前生阵,顾明思义就是可以模糊地回去自己上一辈子,但自己只以为自己进入迷阵而己。在阵中所看的都是上辈子发生过的事情,而从阵中出来自己却不得与他人说自己在阵中的所见所闻。

“君上,您真的要…”一白衣男子看着一名红衣女子,红衣女子轻笑:“轻竹,本尊自是知道本尊在做什么!”白衣男子似是有些为难,但还是开口劝道:“君上,您是魔,他是神,你们…”红衣女子理了理墨发柔柔开口:“那又如何?轻竹,爱一个人与他的身份无关,本尊爱他,本尊也信他!”轻竹深深叹了一口气:那我呢?

“主上,依着您的命令,我已把斩神剑交于他,您为何不告诉他您的另一身份?还告诉他斩神剑可以伤您呢?”白衣男子道出了他的疑惑,被他称为主上的蒙面女子却轻笑:“本尊想看看他如何选择。”蒙面女子看着东方发呆:你会怎样选呢?我竟期待又……害怕。

他们新婚当日,女子却死在男子怀中,胸口处一把寒光宝剑,女子大笑:“我终是比不过你心中的正邪之界呢!”鲜血从她的伤口涌出化为红蝶,“颜儿,对不起,对不起!我,我来陪你,我爱你!”男子却用剑自刎在女子身旁:“我爱你,颜儿!”女子轻叹一声:“你真是傻瓜,我的身份哪是那么简单的上古之主,唉!”

“君上,君上!”“……”

“上神,上神!”“……”

随后是无尽的杀戮,血流成河……后有一人轻声叹息:“颜儿,你更傻,早知道我定会阻止你这个疯狂的举动。现在可是你想看的局面?”

画面破碎,夜倾城与冷傲然也出了阵法,冷傲然见夜倾城无事便放了心:那是君上与他么?夜倾城眼角缓缓流下一滴泪。

他们不知,他们在阵中的所见所闻均是一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