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那你便以身相许呗 (1/1)

正值夜半,睡梦中的夜倾城听闻打斗声,警惕如她,蓝色的眼睛扫视着四周。古戒发出淡淡的亮光,只是一瞬,她并没有捕捉到。

“上,别让他跑了!”声音越来越近,夜倾城不悦皱眉,身影一闪便不见了,她躲在树上看着一名戴着面具的男子与一群黑衣人打斗。面具男捂着胸口,鲜血不断涌出,他们的速度很快,若是旁人定看不清,不觉间又有两名黑衣人倒下。剑光一闪,面貝男中了剑,本就受了重伤,如今更是体力不支,快要倒下。

千均一发之际,夜倾城如鬼魅般出现在面具男身旁:“喂,你还可以么?”言语间已经从地上的尸体处拾起一把剑,面具男与黑衣人都十分疑感,一黑衣人不悦开口:“你是何人?”夜倾城邪魅一笑:“杀你们的人!”面具男一愣,叹了一口气:“在下多谢姑娘,但姑娘你还是走吧,你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夜倾城不语,直接加入战斗,面具男无奈叹息,心中流进一条暖流。有了夜倾城的加入,黑衣人死了一半。

领头的大怒:“术法!”本来他们并不打算用术对付他们的,谁知他们如比难解决。夜倾城见他们剑上都充满着灵力,皱眉看向面具男:“你还行么?”面具男露出一抹苦笑:“也许吧。”夜倾城白了他一眼重新加入战斗,因为她没有灵力,很快便处于下风┄她受伤了。面具男一脸担扰,但无可奈何,心中五味杂阵。鲜血流进古戒,古戒发出亮光,夜倾城仿佛进入了一个仙境,耳边响起一声低喃:“你终于回来了。唉!”她的脑海中涌出股她说既熟悉又陌生的记忆,那记忆只关武术,再睁眼时,一黑衣人的剑快要刺进她的胸口,“不要!”面具男大喊,却无可奈何,一下子昏倒过去。

夜倾城邪魅一笑,手指微动,只见股强大的灵力将黑衣人震死,她又看向另外两个黑衣人,素手一挥便解决了,“你,你……”

夜倾城走向面具男,此时的他正昏迷着,夜倾城的灵力游便他的全身。伤口渐渐愈合,而夜倾城却因灵力枯竭而昏迷,好巧不巧恰好倒在面具男的怀中,姿势竟暖昧不已。

少倾,面具男缓缓醒来,却看见夜倾城的睡颜,脸上一抹可疑的红,因有面具便是看不到。夜倾城微微一动,面具男忙别开脸,心跳加速。夜倾城终是醒了,醒来使看到自已竟躺在面具男怀中从未经历这种事的她脸唰地一红,忙跑开了,一直在告诉自己要淡定,淡定。

面具男见她离开,唇角微微一扬:这是,害羞了么?

待夜倾城回来便看到这么一幕:微风吹起面具男的墨发,因有火光便能看到他的大概模样,她猜想那面具下定是妖孽般的脸。走到他的身旁坐下:“你醒了?”“嗯。多谢姑娘方才施救,若不是姑娘在下恐怕……现下在下身处绝境,怕是难以报答姑娘了……”末待他说完,就听见夜倾城半真半假道:“那你便以身相许呗!”面具男一愣,随即道:“若姑娘不嫌弃……”夜倾城见他当真忙道:“别别别,你便当我随从吧,护我平安便好,况且我也不识他人。”夜倾城这才想起,古代的人可开不得什么玩笑,况且她并不知道他的底细,得好好套套才是。面具男看了她半响: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