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奇怪的梦境 (1/1)

夜倾城只觉得自己正在云端之上,身子十分地轻,仿佛轻如一根羽毛。她知道她此刻在梦境之中。

“您回来了?属下终于又等到您了。”夜倾城不知所以然地看看四周,哪儿有什么人?难道是她幻听了?不可能呀,她的听力不同常人,不可能幻听或听错的。

“你是谁?”夜倾城警惕地看着四周,没有人回答她,只有风吹落叶的声音。当她疑惑间那个声音又响起了:“君上,您都忘了,都忘记了。”又是低低的一声叹息,为何她觉得好伤悲?“君上,您还爱他么?”夜倾城疑惑道:“君上是谁?他是谁?”

沉默…

夜倾城眼前的景象忽的变了,她看见一个蒙着面纱的小女孩用剑抵着一个小男孩的脖子,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又败了!”“师父,我会打败你的,我还要娶你!”小男孩坚定地看着小女孩,看模样才十岁。小女孩"噗嗤"一声冷冷一笑:“哦?”小女孩不以为然地转身离开。

小男孩看看小女孩的背影大喊:“师父,我一定会打败你,你是我的妻,唯一的。”

画面忽然碎了,夜倾城不解。

一道红光,夜倾城立在悬崖边上,她再走一步便是望不见底的悬崖。

“妖女,妖女…”

“啊!”在睡梦中的夜倾城大喊一声,惊到了在她床边坐着的陆凌宇,听见她大喊:“倾儿,倾儿,你怎了?白栩,白栩!”白栩闻声而来,陆凌宇见到白栩:“你快来看看,她怎么了?”白栩为她把了把脉,轻轻叹了一口气,白了一眼见色忘友的陆凌宇:“无事,应该是在做什么恶梦吧!”

话语刚落,夜倾城便醒了,陆凌宇喜道:“倾儿,你醒了?”白栩见状直摇头:这不是他从小认识的陆凌宇呀!他认识的陆凌宇是冷血无情不喜女色的,而这个呢?

夜倾城一醒来便想:为何我会梦到那么奇怪的梦境呢?却丝毫没有听见陆凌宇喊她。

这让陆凌宇十分不悦,白栩见陆凌宇吃瘪暗暗失笑:哈哈,陆凌宇你也有今天。平常都是陆凌宇让他人吃瘪,而现在…这是因果循环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