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魔化,然哥哥 (1/1)

“倾儿,等等我。”冷傲然上前几步牵上她的纤纤玉手,夜倾城愣然:“傲,傲然。”看到她不解的双眸,冷傲然唇角一勾,在她耳边耳语:“我,心悦你。”夜倾城后退几步,这个动作让冷傲然受伤:"为何?

难道我比不上那个人类男子么?"夜倾城抬头看着他:“傲然,你很好,我也并没有爱上谁。我待你和无痕都是朋友,最好的好朋友、知己。”冷傲然心中冷笑:倾儿,是么?

可你的…心,也许,是我不够好,为了你我会变得更好的。但是你绝对不可爱上他!

…小傻瓜,你可知你心中有了他?只是不知罢了!不知也好,我为你杀了他,杀尽有可能伤害到你的人,我只要你好好的。

夜倾城皱眉看着冷然的冷傲然,心中有些难受,上前几步扯了扯他的衣袖:“傲然,教我术法可好?”冷傲然收回了冷然,脸上又是温柔的笑:“好,我可不会让你哦。”夜倾城不服气地嘟着嘴:“我才不要你让我!放马过来!”冷傲然笑容更深了:倾儿,你可知道你连生气都那么可爱?

真想把你揉进我的身体不让别人看到。忽然间,冷傲然的双眸变成红色,额间的痕印变深,痛苦地抱着头,夜倾城又担心又难受:“傲然,傲然,你怎样了?傲然?”此时的冷傲然还有一丝理智:“倾儿快离开,我,我要被魔化了!”一道白光从冷傲然身上发出,团团围住夜倾城,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形成了结界,夜倾城忙摇头:“不,不要!傲然。”她眼睁睁地看着冷傲然为了对抗魔化而去伤害自己却无可奈何。

夜倾城的心好痛,她把冷傲然当成了兄长,泪水从她脸上流下,此刻的她只想出去,哪怕用自己的命去换回他的理智。

他对于她来说是家人、朋友,她不能让冷傲然自残。

“啊!”夜倾城大喊一声,一裘白衣变成红衣,结界也破了。她跑过去抱住他:“傲然,傲然,我是倾城,你的倾儿。”泪水打在冷傲然身上,冷傲然有了一丝理智:“倾儿?”夜倾城点点头,冷傲然又痛苦地抱着头把夜倾城推开,夜倾城重新抱住了他:“然哥哥,然哥哥。”冷傲然对上她的双眸,哑着嗓子:“倾儿不哭,倾儿不哭。”温柔地为夜倾城擦拭泪水,。

一阵奇怪的笛声响起,刚有些理智的冷傲然又发起疯来,嘴里长了尖牙,双手掐住夜倾城的脖子,夜倾城咳了几声,弱弱道:“然哥哥,然哥哥。”突然间,冷傲然咬上夜倾城的脖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