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天竺国的太子 (1/1)

自从夜倾城与无痕分开后,无痕因流血过多而昏迷,幸运的是他的下属找到了他并带他回去天竺国。

原来无痕便是那天竺国的太子凤玉轩,因天竺皇寿辰快要到了,作为太子的凤玉轩就乔装打扮混入启缘国。刚出了天竺国便遇到有人刺杀他,他的暗卫在保护他的过程中死伤了许多,后来他便与他们走失了,便是那晚遇到了夜倾城。

无痕,哦不应该是凤玉轩他在睡梦中喃喃喊着夜倾城的名字:“倾城,倾城,我答应过你要好好保护你的,但是我,我竟又让你护了我一次,对不起,对不起。倾城,不,不要,倾城。”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恶梦,一下子惊醒过来:“不要,倾城。来人!”他这一喊立马跑进几个暗卫:“主子,您有何吩咐?”凤玉轩“咳咳”咳了几声,唇角流出血:“现在立刻马上去与本宫寻一名女子!”

一名女子?可以让他们一向冷血无情的主子那么担心着急?那是怎样的女子?众暗卫都想不明白。

一暗卫道:“主子,您因以圣体为重,一个女子而己,待您好了,要何种女子不行。”凤玉轩冷冷瞥了他一眼,那个开口的暗卫好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人或事,冷汗四流,忙下跪:“主子饶了暗十吧,暗十错了!”凤玉轩冷笑:“倾城哪是他人能比的?下去领罚。暗一,笔墨伺候。”暗一点头,恭敬道:“是!”

“傲然,傲然。”夜倾城下了床,脸色苍白得不成样子。隔壁的冷傲然听见了夜倾城呼他便忙赶过去,见她下了床及苍白脸色,皱起俊眉:“倾儿,你怎不听话?我不是让你好生休息么?你为何不听?”修长的手扶住了她,夜倾城弱弱一笑:“傲然,我哪有那么弱?”冷傲然用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:“还说不弱?我看你就是不长记性。”夜倾城故作痛苦一哼,冷傲然皱起俊眉,又是宠溺又是后悔,担扰万分:“你怎么了?”夜倾城调皮地捏上他的耳朵:“让你欺负我。”冷傲然眉眼含笑:“倾儿饶命啊,然不敢了。”

两人打闹了半响,冷傲然怕她身体吃不消便让她回去休息,夜倾城点点头,有些为难开口:“傲然,可以帮我个忙么?”冷傲然唇角一勾:“可以,不过…”冷傲然故意看了眼她,夜倾城问:“不过什么?”冷傲然道:“我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。”夜倾城毫无犹豫:“好!”冷傲然一愣:是什么事情让她这么在意?

夜倾城道:“帮我找到无痕。”冷傲然心中一堵,半响:“好,你要好好休息,等我回家。”夜倾城点了点头:“谢谢你,傲然。”冷傲然心中冷笑:为了那个人类男子谢我?那个人就那么好么?但是倾儿你的话我总会去听的,倾儿,但是,你绝对不能爱上他,不能。我不想你会像君上一样,最后香消玉陨,且现在我们都找不到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