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【孙子的裙下之臣】(十四) (1/3)

39txt,

此为72h防盗壳!蟹壳壳虽然没什么肉,但那也是我的壳壳~“这么晚了,还有事?”

这些天下来,裴明生发现,比起心都黑的能产好几季水稻的沈修北,沈泽简直就是一股清流,除了特别能吃之外,就是精力太旺盛。

也就是青春期的通病,吃饱了没事干。

“小叔,我能和您商量一下南溪的事情吗?”

沈泽摆了十足十的诚恳的态度,裴明生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他把自己的手表拿给了沈泽看,“你非得今夜说?”

沈泽点头,“我觉得今晚上说特别有意义!”

如果可以的话,裴明生特别想让时间回流,在沈泽赶来他房间的路上设一道闸门,把人给堵上!

滚犊子的有意义!

有意义能比得上让他好好活着吗?

人家是熬夜,他是熬命!

不高兴归不高兴,裴明生还是没头脑地把沈泽给放进屋了。

这回他懒了,放人进屋之后,就直接躺回了床上,闭上眼睛靠在那里就等着听故事了,可谁知等了好一会儿,却是半点动静都没。

他忙睁开了眼,一眼就看到沈泽把外套脱了,径自掀开了他的被子,钻进了他的被窝,睡上了他的枕头。

裴明生:“……”

“小叔,还是你想的周到,这样躺着说话,才有气氛。”

裴明生整个世界都在坍塌中,飞沙走石迷住了他的双眼,但是他倔强,依旧不肯认输!

“你先前不是说我要年下沈修北?你敢爬我的床,不怕我趁机年下你?”

沈泽听完,呵呵地笑了两声,他翻了个身,侧躺在裴明生的床上,单手撑着脑袋,“那是我先前不了解小叔您呐!”

裴明生刚想感慨一下孺子可教,沈泽却又开了口。

“小叔您的体力,别说推倒北北总了,推我您都不够!您要真的去年下北北总,只有被北北总吊打的份!”

裴明生摸了摸自己的胸口,在打死沈泽打死沈泽打死沈泽……和打不死沈泽的众多选项之中,他屈从了自己的身体现状,选择放过了沈泽。

“说来也是,小叔您的身体太差了,难怪奶奶说你生不出孩子。不如这样吧,以后我叫你起来晨跑吧?八百米,不,五百米,不行,四百米怎么样?不能再少了!”

裴明生强提着一口气,“你不是来找我说南溪的事情的吗?”

“对啊,但是你身体也很重要!”沈泽说着,帮裴明生理了理枕头,“不知不觉地就扯远了,小叔,你也躺下来吧!这样说话真的很有感觉的。”

“沈泽,”裴明生揉了揉太阳穴,“我还想见明天的太阳。”

大年夜的,医生也要过年的,他是真的害怕自己就这样被气死了!

好不容易等沈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完的时候,已经三点半了,沈泽已经挨不住哈欠,就在那里睡了起来。

裴明生这会儿却很清醒。

他伸手,将床头柜拉开,将黑色盒子里的那串嫣粉色的玛瑙手串取了出来,小心地戴到了手上,这才关了灯。

第二天早上,沈泽醒来的时候,裴明生还在睡。

他正准备小心翼翼起床回房间的时候,却瞥见了裴明生手上的那串玛瑙手串,他仔细地回想了一遍,发现平时并没有见过裴明生戴这个……

沈泽将这个小秘密第一时间和沈修北分享了。

“你说小叔是不是有什么喜欢的人?”

沈修北对那个玛瑙手串是有点印象的,他第一次去找裴明生的时候,裴明生就戴着那手串,少女粉和一身黑的冲撞之下,特别的突兀,他想忽视都难。

可是,在沈家的这么多天时间,裴明生却再没戴过这手串。

这又是为什么?

“他那个年纪了,有个把红颜知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”

“问题不在这里,那要真的是他的红颜知己送的,为什么他平时不戴呢?非得睡觉的时候才戴!在这个家里,他需要避讳谁?南溪?难不成还是奶奶?”

沈修北拿起一个苹果直接扔到他脸上,“闭嘴!”

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“那你现在给我说瞎话!”

他们这一代婚姻观念自由了,但是在席柔那一辈,还是很看重这些的,沈修北不想席柔因为子虚乌有的事情不开心。

·

年初一的那天,沈修北还是带了沈泽和南溪去了法喜寺上香吃斋,就是不知道三个各自都许了什么愿……

回来的路上,沈修北赶着去一个饭局,半路直接把他们丢在了路边上,要他们自己打车回家。

沈泽刚准备叫车回去,南溪却又要喝奶茶,刚好不远处就有一家奶茶店。

大年初一还正常营业的奶茶店可以说是非常敬业了,沈泽也不好说什么,默默地进去给南溪买了杯奶茶,拿给了她。

“走吧,我们打车回去。”

沈泽刚走两步,就发现自己的衣袖被人从后面拽住了,“沈泽,我能和你谈谈吗?”

“你想和我谈什么?”

沈泽先前被喻词压下去的那些火气,又被这一杯奶茶给搅和出来了。他发现喻词说的真的很对,最起码,他现在就很讨厌南溪喝奶茶。

而且是找他要奶茶喝。

“那天的事情,我……对不起。”南溪说着,抬头看了一眼沈泽,松开了他的衣袖,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当面给喻词道个歉?”

“你已经给我道过歉了,”沈泽往旁边退了两步,隔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,“喻词常常来我家玩,你要是想给她道歉,就会多得是,不用特别和我说明。”

南溪看着他,“这,这样吗?”

“嗯。”

沈泽看着她在寒风中那副惶惶的模样,终究还是有些心软了。他往风头上走了两步,决定一次性和南溪把话说清楚。

“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被小叔收养,但是有些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简单。既来之则安之,我认为你现在应该好好计划一下,看看你能做什么,将来想做什么。南溪,我们这样的家庭,比你想象的要残酷许多。”

谁的馅饼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