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【孙子的裙下之臣】(一) (1/3)

39txt,

在这个世界里,席柔的孙子叫谢以宁,是大栾的六皇子。

可是他却因为生母位份低下,从小就被人各种欺负虐待,直到他“不小心”与当朝丞相独孙曲莫延相识,曲莫延教他读书认字,也教他虐各种渣渣……他一路逆袭,最终登上了皇位。

谢以宁继位后不久,曲莫延也接力成为大栾的新丞相,开始把持朝政。

皇位的来历本就是谢以宁心里的一根刺,再加上小人姚季的谗言,谢以宁派刺客在相府的宴会上杀了曲莫延。

曲莫延死后,朝政混乱,谢以宁虽有心,奈何他能力经验不足,不到一年时间,大栾就已经内忧外患,再后来,姚季勾结藩国西魏,灭了大栾。

谢以宁自戕,原主在这佛寺里吞金自尽。

又是一个被拖累的奶奶,哦,祖母。

席柔将原剧情又翻了一遍,忽地察觉到有些不太对,“主线剧情呢?”

逗她玩呢!

这两个人虽然捧着主角的人设,但是一看这下场结局就知道是炮灰啊,剧本都没给全,她怎么接?

“没,没有主线剧情提供给您。”

系统手忙脚乱地兑锅往头上顶,“宿主,宿主,您先别生气!您看看您现在的身体,有没有什么不一样?”

说着,它又嘟嘟嘴,眨眨眼……

场面一度非常辣眼睛,席柔闭着眼睛一斧头劈下去,世界顿时恢复了loveandpeace!

“这么黑,我怎么看?”

系统熟门熟路地开始拣地上的废锅,“宿主,鉴于您在上个世界的评分为优,这个世界,您的身体年轻了,现在才……才,三十二岁!是个清纯美丽优雅端庄魅力无边的可爱到爆炸的少女啊!”

呵呵,三十二岁还清纯可爱的少女!

这怕不是个智障吧!

两人正吵着,大宫女秋月的声音传了过来,说是宫里来人了。

皇帝在相府遇刺的消息传了过来,席柔学着原主那一套,念了几声阿弥陀佛,把报信的人打发了,又将原主的暗卫遣了出去打探消息。

“你们真的想好了不告诉我主线剧情?”

系统点点头,又摇摇头,又点头,又摇头,它哭丧着脸,“宿主,这真的不是我的锅。”

上个世界里,虽然南溪自己也有问题吧,但是和它宿主真的脱不开关系啊!还有那些个主角配角全都被玩弄于它宿主的手掌心……以后都照这么下去,其他人还怎么玩?

席柔啧啧了两声,“行啊,那就走着瞧吧!”

系统:“……”

突,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的男主更加性命不保了,肿么破!

日子一天天过去,暗卫们却并没有带回来太有价值的消息。

相府刺杀的那天晚上,谢以宁和曲莫延两个人被刺客一剑给穿成了个串串,虽然是灵魂互换了,但是谢以宁的身体挡在前面,伤势也比较重。

换过灵魂之后的谢以宁发现情况不对,立即就顶着曲莫延的壳子连夜逃跑了!

一连着过去了七天,谢以宁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,不仅席柔的人没找到他,就连曲莫延派出去的那些精兵锐甲也没有能搜寻到他的下落。

“小王八蛋有这么机灵吗?还是他已经死了?”

这几天里,席柔差不多把谢以宁的祖宗都给问候了一个遍了,无他,住在这京郊佛寺里,实在是太特么无聊了!

而这一切,都怨谢以宁,谢以宁的爸爸,以及谢以宁的爷爷!

“没有的,宿主,”系统难得地挺直了自己的小腰板,“如果您的任务对象死亡了,您就是任务失败,会直接被抽离这个世界哒!”

呵呵哒!

那还不如让她现在就死了呢!

佛寺里除了佛经,就是佛经,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敲木鱼,还不如让她砸锅呢,最少还能爽一下!

午膳之后,席柔躺在床上午休,刚有了一点睡意,系统就告诉她有人潜了进来,来人什么都没做,只放下了一封信。

等到人离开之后,席柔忙从床上起来。

她捡起信封,刚要打开,系统忙叫住她,“宿主,我检测到这信封上好像涂了慢性的□□!”

“那些对我没用。”

席柔说着,自己将里面的信倒了出来,展开来看。

信的笔迹杂乱,错别字甚多,以那天随行宫女的口吻语句不通地描述了刺杀现场,然后又说起了近来宫中的种种异常,要她这个太皇太后回宫主持大局。

“这送信的人是……”

“是谢以宁,”席柔捏着手里的信,“这信,应该也是他写的。”

灵魂互换这种事情太过诡异,就算谢以宁自己接受了,也不太可能轻易地去告诉旁的人,最大的可能还是他自己来了!

这京郊佛寺可比京都安全。

想到了这里,席柔不由地挑了挑眉,赞叹了一声,“不错。”

对于原来的男主,原来的剧情,席柔其实已经不稀罕了。

曲莫延又是重生,又是灵魂互换,现在还钻进了皇帝的壳子里,不出意外的话,曲莫延就是这个世界新的“男主”了!

这些天里,席柔已经制定好了计划。

如果谢以宁实在扶不动,她就只能把原男主翻出来,用原男主把曲莫延给怼上天,再让谢以宁踩着原男主上位……

反正她这个世界还很年轻,大不了到时候她带着谢以宁一起走。

可现在,谢以宁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不是一个渣渣。

席柔又看了一遍手里的信,皇宫,是不能回的。

她估摸着,如果她现在回宫,等待她的就是一场大清洗,幸运的话,她给曲莫延陪葬,不幸的话,她给谢以宁陪葬。

总之死定了。

但是,这件事也不能拖。

曲莫延的现在人手多,迟早能找到这里来。如果让曲莫延找到了谢以宁……那还是死定了。

听完了席柔的分析,系统:“……”

一个两个黑心成这样,这世界还怎么he啊?

“宿主,那我们要怎么办?”

席柔凑到了烛火前,点燃了手里的信,“我不去,可以让他们来呀!”

系统:“……”

这怎么来?

席柔翻出了纸笔,写了一封信,交给秋月,“立即派人快马将这封信送进宫里,告诉皇帝,哀家天黑之前要见到他。”

秋月领命,正要离开,却被席柔给叫住了。

“昨天哀家在后院赏菊的时候,有个叫千茗的宫女给哀家端了杯茶,哀家很喜欢,你去把她叫过来。你记着告诉她,等会儿皇帝来了,让她来奉茶。”

昨天后院赏菊,奉茶的宫女?

秋月想了好半天,也没想起什么叫千茗的宫女,应该是这佛寺里的什么香客吧!待出了内室,她便立即将所有的宫人都召集到了一起,去找那位叫千茗的人。

系统有些没明白过来,“宿主,都这个时候了,您还找什么奉茶宫女呢?”

难道,它宿主要走美人计?

可这行不通的啊,曲莫延再怎么牛x,她灵魂还是个女人啊!光谢以宁后宫的那一群都够她头疼了,哪里还会看得上什么奉茶宫女?

席柔转动着自己右手手腕上的碧玺珠串,“他来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半柱香过去,当秋月把人领到席柔的面前的时候,系统总算明白了那个“他”,是哪个他了!

尼玛,这哪里是什么奉茶宫女,面前这货分明就是小王八蛋谢以宁!

谢以宁上天入地,不就是为了杀曲莫延的吗?一听到寺里上下都在找给曲莫延奉茶的小宫女,他就是没长腿也能爬到席柔的面前来,好么!

看着和席柔吃点心聊天,笑的真开心的谢以宁,系统在一旁默默地给谢以宁点了个蜡。

只要它宿主出手,孙子再厉害,都是徒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