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5章 怒惩恶少 (1/3)

流氓妖妃 吴笑笑 5081万 2022-01-23

第二日早,阳光明媚,鸟儿啾啾的鸣叫,整个王府一片生机勃勃。

玉鸾阁的正厅里,凤无忧正陪着沈青鸾用早膳,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话,凤无忧不时细心的照顾着沈青鸾。

正厅里的气氛十分的温和,虽然很快南疆要腥风血雨了,但是两个人并不惧怕,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的时刻。

沈青鸾吃了一半的时候,忽然想到自已有一件事要告诉凤无忧,便停下了玉著,神色认真的望着对面的凤无忧,心中猜测着凤无忧若是知道她习了凌霄宫的灵上心经时,会不会恼羞成怒,甚而一怒把她撵出离王府去。

沈青鸾满脑子的胡思乱想,但是却坚定的要把这件事告诉凤无忧,无论如何她都不该瞒着他。

“怎么了”

凤无忧也发现了沈青鸾奇怪的神情,不由得停下动作,温声问她“鸾儿,发生什么事了”

鸾儿可是难得如此严肃认真,一看便知道是有什么事。

沈青鸾轻轻咳嗽了一声,借以掩饰自已心中的不安,缓缓的沉声开口“无忧,我要告诉你一件事,我一直瞒着你这件事,你什么事都没有瞒着我,我也不想瞒着你什么”

“什么事”

凤无忧因为沈青鸾的认真凝重的神情,也紧张了起来。

鸾儿所的事情一定极重要,什么事让她如此的严肃认真呢。

沈青鸾深呼吸,然后飞快的开口“上次我盗了你凌霄宫的灵上心经,虽然后来还给你了,可是我却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”

原来是关于灵上心经的事情,凤无忧倒是松了一口气,他最不安的是鸾儿她以前喜欢过谁之类的。

“做了什么”

凤无忧并没有太在意,他已经查过了灵上的心经,确实是凌霄宫里的那一,并没有被鸾儿偷梁换柱,所以要他也不是什么大事儿。

“其实当初我之所以顺手把那心经拿走,也是因为我的手碰了兵器割破了,然后血滴到了那心经上,我看到心经上竟然显出来字,所以知道这是个好宝贝,所以便把这心经带走了,另外我还习了灵上的心经。”

此言一出,正厅里鸦雀无声,凤无忧拿筷子的手僵住了,精致的面容拢上了错愕,有些不能相信,但是他这样的神情落到沈青鸾的眼里,便当成他生气了,赶紧的道“我决定了,从此后只当没有习过这门心经,保证不再使用这心经。”

她完,凤无忧依旧没有话,因为他有些想不透,为什么鸾儿的血会使得心经上的血迹显出来,当日师傅明明道,这心经除了师母可以打开,没人可以随便打开,至于他所习的心经,也是师傅所教的,师傅之所以会这门心经上的东西,乃是因为是师母所教,这心经正是师母陆家的宝贝,听陆家的祖上一族,曾是灵族,所以遗留下不少的这种关于灵功的秘笈,后来师母嫁给师傅的时候,这心经便成了陪嫁之物。

可是鸾儿为什么会习这心经呢

凤无忧正想不透,身侧的沈青鸾又开口了“你是生气了吗要不你废了我的功夫好了”

她一开口,凤无忧回神,望向沈青鸾,发现她的脸上满是纠结,赶紧的伸手安抚她。

“我并没有生气,只是我没想到你的血竟然可以打开心经,要知道这心经可是打不开的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”

凤无忧百思不得其解,也懒得去想了,等到救出师傅,师傅定然可以知道这件事。

然后他又望向沈青鸾,眼神深邃,若有所思,似乎下了一个决定。

“鸾儿,你的心经习到了第几重了”

“第五重,只不过第五重心经根领悟不了,所以没办法继续修练。”

沈青鸾微微的苦恼,不知道是自已是太笨,还是这门心经太高深了,总之习到第五重,她便卡在这里停滞不前了。

若是习了全部的心经,相信她的灵力定然十分的厉害。

“没想到你凭自已的领悟竟然习了四重,不容易了,这样吧,接下来的我来教你。”

这心经,越往后越奥妙高深,若没有人指导,很难贯通,而且心经奥妙处在于前面的五重,灵力并不强,等过了五重的分水岭,往后便厉害了,鸾儿哪怕没有习到九重心经,只要过了第五重,然后习了第六重,她便可以足以自保了,寻常的江湖高手根不是她的对手。

凤无忧温柔的话完,沈青鸾有些不敢置信,她可是做好了准备,永远不碰这心经的,可是无忧竟然要教她。

如果能习心经,她自然是高兴的,自已有能力了,也不需要担心木璃背后的那些手下对付自已了。

不过这可是凌霄宫的东西啊。

“你真要教我”

沈青鸾的眼睛睁大,长睫轻轻的扇动着,** 的唇也下意识的张了一个o字形,令此刻的她充满了女人味,。

这是她最少见的一面了,往常的她可是傲气凌然的。

至于教鸾儿这心经,。乃是因为师傅过,这门心经除了他外,便是他的夫人可以习,他是一心认定了鸾儿了,鸾儿便是他将要娶的那个人,所以教她习了心经,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当然这件事,暂时的凤无忧不打算告诉沈青鸾。

“嗯,我决定教你灵上的心经,等你习了心经,就不需要怕背后的人动手脚了。”

虽然她现在的武功不错,但是对上厉害的高手,还是会处于下风的,若是对方来的人多,那么便会吃瘪。

她的安危一直是他担心的事情,还特地派了宁朝暮保护她,如若她学了灵上的灵功,他就不会那么担心了,凤无忧越想越认为这个决定是对的,所以认真的望着沈青鸾开口。

“今天晚上开始,我教你灵上心经的第五重。”

这下沈青鸾是真的高兴了起来,她一直想让自已变强,变得更强,这样就不会成为别人的累赘了。

“太好了,。”

她完胃口大开,伸手取筷子大口的吃起饭来,先前因为担心,心情特别的沉重,都没怎么吃饭,现在一开了,整个身心都都舒畅了,同时的对于凤无忧不计较这件事,她的心也暖洋洋的,她一边吃一边嘟嚷。

“你都不知道,因为担心你恼怒,所以我都没怎么吃。”

她没,她还做好了准备,他一怒撵她离开离王府。

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局,早知道这样,她还不如早点告诉他呢,早告诉她,她便早早可以学习心经的第五重心法了。

不过现在也还不错。

沈青鸾心满yi足的笑了,身边的凤无忧无奈的笑起来,这家伙,他nǎ里舍得去对她发火啊。

当初知道心经在她的身上,是一般人早被他抽筋扒皮了,而知道是她后,他只是想从她的手里把心经取出来。

“你啊,吃慢点。别噎着了。”

凤无忧看她吃饭又快又狠的,不由得担心,连声的提醒她。

两个人正着话,门外白起走了进来“王爷,有事。”

沈青鸾听凤无忧有事,立刻催促他“你去忙吧,我没事。”

“好,那王先去做事了,晚上教你。”

“嗯,。”

这一次沈青鸾是确确切切的笑了起来,没想到她是因祸得福了,竟然可以继续学习心经,这真是太好了。

门外两个丫鬟走进来,看到自家的主子眉开颜笑的心情十分的好,不由得奇怪“姐,什么事这么高兴啊。”

“天大的好事。”

沈青鸾完放下筷子,她吃饱了。

流苏立刻递了帕子上前侍候着,沈青鸾取了帕子擦手,一抬首看到门外一人走进来,穿一身赤色锦衫,斜斜的有些不正经的样子,唇角也勾出一抹痞子的笑意,就这么大刺刺的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沈青鸾望着他,倒是有些喜欢,因为这家伙身上有她前世同伴的味道。

“你是”

“我是宁朝暮,我奉命来保护沈姐的。”

他这话,并没有多少恭敬,不过却也没有不敬,只是一种理所当然的神态。

不过他对于沈青鸾倒是十分的好奇,走进来上下打量着沈青鸾,啧啧称奇“我以为宫主让我来保护的是哪一号大人物,却原来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,难道他不怕我”

这家伙看起来有些风流花心的样子。

沈青鸾直接的被他逗笑了“宁朝暮是吗希望我们们相处愉快。”

沈青鸾跟前的两个丫头,流苏是认识宁朝暮的,牡丹可不认识宁朝暮,对于他打量自家姐肆无忌掸的眼光十分的不讨喜,直接冷沉着脸开口“收起你的痞子举动,对我们们家姐客气点。”

宁朝暮听了牡丹的话,注意力转移到牡丹的身上,又是一番啧嘴,然后一脸认真的问牡丹“美人,我得罪过你吗”

牡丹翻白眼,她特讨厌这种流里流气的男人,偏偏这些家伙还自命不凡,以风流花少自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