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8章 皇后和太子被抓 (1/3)

流氓妖妃 吴笑笑 4859万 2022-01-23

长廊上的沈青鸾眉挑高,望向丁香,轻慢的道“丁香,你好大的胆子,连太子侧妃都敢打。”

“回姐的话,不是奴婢要打太子侧妃,是太子侧妃打的奴婢,奴婢属于自保。”

“自保,”丫头孺子可教也,连自保也知道了。

沈青阳听了丁香的话,尖叫起来“我是太子侧妃,我打你你也必须受着,凭什么打我,沈青鸾,今儿个你若是不给我一个交待,我不会善罢干休的。”

沈青鸾唇角勾出了温和的笑意,一点也不以为意,眼睛睨着沈青阳。

“太子侧妃这是打算再和我的丫头打一场。”

她的话一落,沈青阳便觉得后背凉凉的,抬手便捂上了脸,她根打不过这个贱丫头,如果打得过,她今儿个非打死她。

沈青阳身子动了一下下意识的退后一步,望向沈青鸾“沈青鸾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不会是想包庇一个贱婢吧。”

“你骂谁贱婢”

丁香尖锐的叫起来,她是最讨厌有人骂人的。

沈青阳立刻住了嘴,这时候,。秋院门前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,为首的正是秦氏和四姐沈青琳。

后面跟着一堆的仆妇下人。

秦氏一出现,沈青鸾便眯起了眼睛,昨夜她被赵皇后刺杀的画面又袭上了心头,自已身为赵皇后的女儿,又没有和她起任何利益上的冲突,按照道理,赵皇后不至于赶尽杀绝,那么她下了狠心的要杀掉自已,这件事应该和秦氏有关系。

秦氏好狠毒的心计啊,让赵皇后亲手杀死自个的女儿,如若赵皇后可恶,这个女人与她一般可恶,甚至于比赵皇后还要可恶。

秋院的院子里,沈青阳一看到秦氏等人过来,不由得大哭起来。

“母亲,你快救救我,现在连一个的丫鬟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,要打死我啊。”

秦氏对于沈青阳是有感情的,沈青阳是她的侄女,从养在她的身边,她自是心疼的。

此刻一看沈青阳鼻青脸肿,披头散发的狼狈样子,不由得蹙起了眉,脸色难看的冲过来,一把扶住沈青阳。

“青阳,谁打的你,谁”

沈青阳一指丁香,叫道“是这个贱丫头打的我。”

秦氏抬眉狠厉的瞪向丁香,朝身后的仆妇还有丫鬟命令“你们还等什么,给我把这个** 拿下。”

这一次沈青鸾懒洋洋的开口“谁敢。”

她的话一起,秦氏身后的仆妇下人谁也不敢动。

这一阵子发生的事情,使得府里的下人都知道,这二姐绝对不是个善人,三番两次的和夫人交手,夫人并没有落得好处,所以她们还是心些。

秦氏听了沈青鸾的话,嘴都快气歪了,尖叫起来“沈青鸾,你是什么意思”

沈青鸾从长廊石阶之上,一步一步优雅的走下来,那尊贵雍雍清华的神态,看得秦氏和沈青阳眼里滴血。

她们即便恨也无法忽略这女人身上所流着的高贵血统,。

她是真正的皇室公主,与生俱来的高贵血统,即便被沙土淹没了光辉,终有一日拭去轻尘,还以明珠光辉。

此刻的她周身上下便散发着这种潋潋的光辉,艳丽无双,。

这样子的她,看得她们二个人心中恨意陡生。

秦氏尖锐的叫起来“沈青鸾,是不是你指使这丫头打太子侧妃的。”

沈青鸾已经走到了秦氏和沈青阳的面前,她的唇角擒着阴暗的笑意,瞳眸带着幽寒的戾气望着秦氏和沈青阳,皮笑肉不笑的开口“如果我是呢,夫人是打算连我也一起打杀了吗”

秦氏的整张脸都绿了,这女人胆敢如此与她话,分明是和她扛上了,她这是赤一祼祼的威胁啊,这个死女人的命真是太硬了,三翻两次的出手都没有除掉她。

“你竟然胆敢打命人打太子侧妃,你是不要命了,太子府的人你也敢动,信不信太子命人把你抓进大牢里去”

秦氏阴狠的威胁沈青鸾。

沈青鸾懒洋洋的开口“太子侧妃,算个什么东西,到底还不是妾一个,而且你确定太子会为了她而抓我进大牢,要不然我们派人去把太子请进沈府来怎么样,我倒要好好的问问太子,竟然连一个妾都管不了,跑到别人的府里发疯打人;。”

“我,我”

沈青阳一听到沈青鸾提到太子萧月白,不由得脸色变了,最近太子再也不看她一眼,府里的那些女人个个都欺负她,虽然她现在顶着的是太子侧妃的名头,可是现在她的日子连府里的下人都不如,很多人都欺负她,正因为她的不好受,所以她才会找发泄口,不能在太子府里发泄,她便跑到沈府来了,没想到今儿个到沈府还挨了一个丫头的毒打。

沈青阳越想越伤心,最后失声痛哭了起来。

沈青琳看到她哭,心里有些难受,沈青阳是很疼爱她的,而且她并不知道沈青阳不是她的姐姐而是表姐,所以自然是护着沈青阳的。

沈青琳飞快的向着沈青鸾扑过来,并尖叫着“沈青鸾,我和你拼了,你竟然敢让人打我姐姐。”

沈青鸾才不和这个女人客气,抬起一脚,狠狠的便踢上了那迎面扑过来的女人,碰的一声,沈青琳被踢飞了出去,摔到了几米开外的地方,踢了个狗啃泥,挣扎了好半天没有爬起来,她痛苦的指着沈青鸾“你,你连我也打”

沈青鸾笑嘻嘻的回道“别你,今儿个这里谁再敢动一下,我就灭了她。”

一瞬间她脸上杀气弥漫,周身充斥着寒戾的血腥之气,看得沈青琳心颤。

秦氏也被她给唬住了,这个女人就像个煞神,实在是太可怕了,今儿个自已若是再多言,只怕也落不得好。

秦氏恨得心里滴血,自已被赵皇后那个女人欺负,现在连她的女儿也欺负她,这母女二人实在欺人人太甚了。

不过想到昨夜的刺杀,再想到自已给赵皇后下的命令,相信这女人最后依然会出手对付沈青鸾的。

她就让她们母女二人去自相残杀去吧,她在外面看热闹。

秦氏阴毒的笑了起来,脸色十分的狰狞。

她伸手扶着沈青阳,温声道“阳儿,母亲扶你去上药。”

“母亲,难道就这样饶过她们了。”

沈青阳气狠狠的问道,秦氏皮笑肉不笑的道“不用我们动手,天会动手。”

沈青鸾顺溜的接口“是啊,人不动手天动手,夫人这话太有理了。”

秦氏听了她的话有些古怪,狐疑的盯着沈青鸾的脸,沈青鸾慢慢的走过去,轻轻的挨近秦氏轻声的道“你是我死的快呢,还是你死的快呢,咱们拭目以待吧。”

她完噗哧一声笑了,转身张扬的命令丁香“还不把院子里收拾一下,乱七八糟的成何体统。”

“是,姐。”

丁香欢快的道。

她先前之所以怒打沈青阳,乃是因为她们曾查得消息,这沈青阳一直出手算计着姐,所以先前她才会出手狠狠的收拾这贱女人,反正现在她是不得宠的太子侧妃,就算自已收拾了她,她也不敢回太子府告状,就算告了,太子也未必会理会她,正因为这些,丁香才敢出手收拾沈青阳的。

要不然凭她一个丫头,她是不敢如此狂妄的出手对付太子侧妃的。

院子里,秦氏的眼睛像淬了毒一般阴狠,可是沈青鸾先前的话让她有一种坠身地狱的感觉,周身冷飕飕的似乎泡在二月的冰水之中,冷彻骨。

这女人是知道些什么不成,要不然她为什么会这样的话。

沈青阳唤了一声“母亲,怎么了”

秦氏回神“没事,我们回去吧。”

她伸手扶着沈青阳,领着一干人往外走,自回自个的院子去了。

至于沈青琳,另外有侍候的丫鬟扶着她,一行人动作迅速的离开了秋院。

一路上,沈青琳气恨难平的大骂“这个该死的女人,怎以就死不了呢,最近一连串的刺杀,为什么就杀不了她呢,她为什么命这么大啊。”

接下来的三日功夫,沈青鸾待在沈府内,吃好喝好睡好,并修练灵上的心经,这灵上的心经,越往后面修练越难,其中设置了很多的难以汇通的关卡,一个关卡领悟不了便没办法修练,所以三天来,第四重心经,沈青鸾并没有突破过去,反而是陷在其中的一个环节中出不来了。

不过碧霞剑法的第六重却被她练得很熟练了,出手轻快迅疾,狠辣中透着霸气,每一招刺出去都是死招,一般人根接不住她的剑。

七个婢女也逐渐的融入到她的生活中了,这七个人经过她的观察,还真没有异心,忠心耿耿的对她。沈青鸾暂时的放下了颗心,不过防人之心依旧没有撤去,除非她见到真正的宋敏,知道她为什么要如此做,她才能彻底的放心。

不过很显然的这宋姑姑短时间,是不会出现的,所以她就安心的用着这七人。

东宫太子府,萧月白的院子里,一片肃静,四周鸦雀无声,太子下了命令,任何人不准惊扰到他休息。

其实萧月白并没有休息,而是在房间里招待人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当朝的皇后赵皇后。

赵皇后端坐在房间一侧的椅子上,眯眼望着萧月白。

那眼神阴骜而寒侧,泛着冷意。

萧月白有些不安,心的唤道“母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