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阿德巴约和沃尔科特的结合体 (1/3)

“教授,你好,请问你让林穿上11号球衣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?他是不是你找的新范佩西?你是不是还没有从范佩西出走的伤痛中走出来?”

“林,这个号码是你自己选择的还是教练给你的?”

“林,范佩西在阿森纳的处子赛季打进了10个球,你认为自己能进几个?”

“教授,范佩西来到阿森纳的转会费是275万英镑,林却是280万,这是不是某种暗示?”

“教授,阿森纳买入林是不是为了布局东方市场?”

不得不说,很多问题都是坑。

比如范佩西在阿森纳的第一个赛季进了10个球,但他打的是完整赛季,整整参加了41场比赛,而林云现在是中途加入,如果出场频率相同的话,那他的参赛数起码要少一半。

至于275万英镑,那是2004年的275万英镑,哪是现在的280万能比的?

第一次面对这种场面,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,但林云起码能够做到不动声色,声音平稳地回答所有人的提问。

“11号既是我自己选的,也是教授希望我穿的,因为他看我比赛的时候我穿的正好就是11号球衣,他希望我能延续那场比赛的幸运。”

“进几个球是很难预测的事,我只能说我会认真打好每一分钟。球队胜利第一,个人进球第二。”

回答中规中矩,记者们多少有些失望,但镁光灯下的林云仿佛带着某种光环一般,让人忍不住就被他吸引,有些人竟然为这种乏味的回答献上了掌声,让一旁的温格都觉得这些人脑子是不是抽抽了。

这个该死的看脸的世界啊。

到了他自己,回答其实也差不多,基本都是大家可以预料到的。

“林并不是新的谁,他就是他自己,他有潜力成为一名伟大的前锋……转会费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,如果可以,我希望用28英镑就签下他,但很显然,雷丁并不同意……我们签下林是因为他就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球员,跟其他因素无关……”

采访过后,就是惯例的秀球技时间。

怎么说都接受了六年的专业训练,秀点花活自然不在话下。

就这样,林云正式成为了阿森纳的一员。

此时的阿森纳正是温格时代的第17个年头,在俱乐部的荣誉簿上有13个英格兰足球甲级联赛的冠军和3个英超冠军,10个足总杯冠军,两个联赛杯冠军,12个慈善盾杯冠军,1个欧洲优胜者杯冠军——看起来相当辉煌,但他们最后一次获得冠军荣誉已经是遥远的8年前。

鬼知道枪迷们这八年是怎样过来的。

参加完新闻发布会,正好赶上下午的训练。

助理教练史蒂夫博尔德正指挥球员们热身,看到温格和林云走来后马上迎了上去。

“让我看看,是谁灌了我的小伙子们十个球,”他认真打量了林云一眼,“我记得你,我那时候就跟考克斯说过,你应该去好莱坞,那里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,不过看起来你并没有接受我的建议。”

博尔德在球员时代是阿森纳著名的后防四老之一,为枪手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,退役后也一直在阿森纳任职,去年才刚开始给温格当助理教练,而在那之前,他一直是阿森纳的青年队教练,培养出了威尔谢尔、格纳布里、贝莱林等青年才俊,带领阿森纳u18夺得过2009年青年足总杯冠军,并获得过2次u18联赛冠军。

对林云这样的混血面孔,基本上大部分青年队主教练都会有点印象,博尔德自然也不例外。

林云伸手跟他握了一下,“相对于好莱坞的金球奖,我还是对fifa的金球奖更感兴趣。”

“前锋就应该这么自信,我已经有点喜欢你了,”博尔德道,“现在,去更衣室换上你的衣服,然后回来跟大家好好介绍一下你自己。”

温格道“不,他得先去托尼那一趟,把你的下马威留到后天吧。”

教授口中的托尼并不是理发的那个托尼老师,而是体能教练托尼科尔伯特。

他的职责是监控球员的身体健康和体能状况,此外还要指导一线队伤员进行恢复性训练,不过他今天的主要工作是指导林云完成体测。

“好吧,那我们后天再为你举行欢迎仪式,”博尔德遗憾地耸耸肩,“一场激烈的队内对抗赛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求之不得,”林云道,“但为什么不是明天?”

“看来你并没有看过我们的赛程,不然你就不会这么说了,”博尔德道,“因为明天我们要迎战该死的利物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