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9 校队 (1/3)

北高足球队向来成绩尚可,因为校长是球迷,体育部这几年铆足了劲要冲进全国中学生联赛。队里一共有23人,很像是职业队的大名单,闻羽排在了替补守门员的位置,樊梧则通过向教练频频展现他精准的长传而踢上了主力后腰。每天下午第二节大课一直到晚课前是训练时间,一、三、五体能训练,二、四模拟对抗,主力和替补打乱分队,也在对抗中竞争首发。首发可以在暑期参加北城高中联赛,北高的最好成绩还是1984年得了第三。而在闻羽他们入校之前这一年夏天,北高爆冷连负省附高、机车一高、机车二高,连小组赛都没有出现,校长感觉体育生靠不住,体育部才会把闻羽和樊梧这样的业余选手招进来试水。

尽管高中最热的是篮球,男生都以有一双nba的球星同款鞋为荣,可还是有不少女生翘课出来看他们足球队训练。足球场上,闻羽穿着一双卡特2的白色气柱鞋守门,让大个子连呼暴殄天物。

主力后腰和替补守门员分到了一个队里,由于多年的默契配合,防线固若金汤。一周两个整场下来城池未破,闻羽有时候简直盼着樊梧漏掉一两个球,多少给他些摸球的机会。

“进入校队真是我来这个高中后最明智的选择!”樊梧终于找到了自我,不时在场上玩着花哨的粘球技,凌乱的头发快追不上他人球分过的速度。场边居然有不懂球的女生给些稀稀拉拉的掌声,像是一针大剂量的兴奋剂让樊梧更加卖力。

“小心取悦了女生,惹恼了教练。”闻羽悠闲地看着不远处的樊梧不知疲倦地,绕着后场边线将球推来带去,觉得好笑,手摸了摸肥大的运动裤口袋,里面装了一包中南海,一个火机,一盒口香糖和一个军用酒壶。他其实早已作了决定:即使有球射来他也绝不扑救,以免裤裆附近发生爆燃。

果如其言,樊梧在下一场降成了替补后腰,和新的主力守门员闻羽继续排在一个队里。

“我觉得关注我的女生少了很多呢!”樊梧好不容易被替换上场,可跑动不那么积极,导致闻羽到底冒着裤裆爆炸的危险扑了好几个险球,酒壶也磕出了一个瘪。

“拜托你就好好打你的位置,那些** 女生又看不出谁是主力谁是替补呢。”闻羽心疼地伸手进兜摸摸酒壶。这话显然激励了樊梧的斗志,闻羽才重新享受起清闲时光。

闻羽所讲的** 女生里面就有孟梦,她自然在下午自修课上坐不住,又不可能总有好玩的地方可去,有时候也站在场边看男生们踢球。这让闻羽多少有些忿忿,自家的春色关不住,竟傻乎乎站在那让这群生龙活虎的男生们垂涎。当然,因为是门将,前面又有樊梧确保人球不过,闻羽看她的时间是最长的。

不知是不是孟梦搞的串联,到了每周的二、四,各班的美女纷纷翘课来看球队的对抗赛,教导主任驱散这一拨,马上又来了另一拨,最后围观者越来越多,居然需要早些到场卡位。

“像不像是校园小姐大赛?”樊梧看着天气转冷,女生们还是穿着不长不短的纱裙,即便里面已经套上了白了吧唧的保险裤,裙摆还是迎着风或者迎着球员跑过的风,妩媚而不知疲倦地摆动着,也有的长裙飘起,不经意露出颇煞风景的运动鞋或是黑色棉袜。

“都好** 。”闻羽发现孟梦竟然并没有和她们凑在一起,有些欣慰又有些失落。

“最近怎么都没去看球?”闻羽打完比赛坐在教室的角落里,大口灌着带冰碴的绿茶。

“有什么好看的?”孟梦反问。

“现在很多女生都在那里看比赛,像选足球宝贝似的,你怕被她们比下去么?”他依旧不依不饶,希望孟梦多少能明白自己还是很客观地把她放在了美女的级别上,而且一点都不比别班的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