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7 刷子 (1/3)

闻羽当初念的小学烂得实在可以,也没有上过幼儿园,关于他只有初中阶段的一些传闻,永远在这个校园舆论的主流圈外,却又让人不得不注意一些。相比之下,孟梦在两个星期内就让外班男生为她打得头破血流。然而争强好胜者找她表白,只会得到这样的答复。

“我还是觉得和男生做哥们好,我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也是和哥们一样。”

鼠不知从哪听到这句话,幸灾乐祸地转述给闻羽。

闻羽依旧冷漠,不置一词。他觉得一个女生受到这么多男生的注意一定有其原因,单就她的这一句话来说,让你明明知道被甩快地拒绝,又不知不觉把你摆在了和她男朋友同样的位置上,让你依旧贼心不死来当她的护花使者,期待着下一次还有机会头破血流,好再来找她邀功。

别人或许参不透这玄机,可闻羽心里跟明镜似的,感叹若是有意为之,那么孟梦这手段忒黑了些,想想和这样的人坐在一起,后脖颈子不自觉已渗出冷汗。

无论如何,同在一个屋檐下互不说话僵持下去不现实,闻羽揣摩着孟梦或许在等他主动去讨好认错,然后当着全班人的面叫他难堪一回。他并非没有勇气这么做,而是没有情绪和那些男生落入同流,所以孟梦终于是受不了,和身边女生说起他的坏话,其中就包括邻座那个浓妆艳抹的胖女生,证据是在课桌下面捡到的一张漫画,所画男子形貌甚丑,青面獠牙,口歪眼斜,架一副粗得夸张的黑框眼镜,旁边不同笔体标注着讽刺的成语俗谚。原来要画一个人能被认得出,只抓住最有特点的一个物件就好,比如说眼镜。

在闻羽以往的概念里,只有喜欢谁才会为谁画像,却未曾想原来讨厌一个人同样可以。

闻羽看到疑似故意掉在那里的漫画,觉得孟梦每天坐在那里不学习真地很无聊(自己也不学习,也很无聊,但不同于她),或许在他看来任何女生和离弃自己的徐可欣相比,还是有一大堆的不足,长相远不如的刷下去一大半,剩下的再去比气质,比才情,比到最后尚能入眼之人寥寥无几。不过客观地看,孟梦确实是个漂亮的女生,里里外外让人看不出毛病来。或许在北高要选出校花来,未必是她,可若说她是校花,别人又说不出来不是。而且这两天里,校园里面已经传开一个热点消息,她在初中就已经公开或半公开地谈了n次的大恋爱和n方次的小恋爱,是当时学校里广大青年男性的大众情人。

孟梦具体火到了什么程度,在贴吧里只要打上她的初中,后面就会弹出一大串“孟梦”,即便是打上北高,也同样会弹出很多关于她的话题。闻羽发觉孟梦在高中比自己在初中时更受瞩目,相形之下自己反倒暗淡无光了。

或许,属于自己的高光年代已经过去了,闻羽如是想。

“记得初中见你时感觉也是个很闷的人,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像个自闭症患者,难道你就这么不喜欢这里么?”赵叶叶是班里极少数(趋近于1)能和闻羽随性聊天的女生之一。她军训结业那晚看到闻羽搂住孟梦,以为他打算一来到这个班级就制造些噱头,正想到处大嚷大叫“我不认识这么幼稚的男生!”的时候,一切却诡异地戛然而止,所以赵叶叶很需要吐槽。赵叶叶发现闻羽现在闷得离谱,却没有发现他之所以闷是因为旁边只有一个人,那人又从不与他说话。

“英文课本上来就讲《荒岛余生》,我觉得自己比那男人还不如,起码他还有一个皮球。”

“孟梦或许也觉得你不如一个皮球!”赵叶叶从来不会对自己所说的话进行任何加工,保证让你感到既在意料之外,又在情理之中。

“或许是这样吧。”闻羽冲赵叶叶苦笑,不得不承认如果这三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话,多少也会有一些辛苦,其实这才第二天,他已经开始有些受不了。

“虽然你成绩好,也别总摆出一副不爱在这念的臭架子!谁又没把刀架在你脖子上逼着你来北高……”赵叶叶像电视剧里永远不用换弹匣的机关枪,紧接着又突突突地开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