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4 卧谈 (1/3)

只要回到宿舍,就别有洞天。在这种不是撩闲就是扯淡的氛围中,在相亲节目尚未充斥银屏的当下,六个男生其实还是抓紧一切时间、一切机会,锲而不舍、拐弯抹角地问到了“指定女生”的名字——鼠神神秘秘告诉闻羽“大眼睛3号”叫孟梦,“你不觉得这个名字还挺浪漫么?”

“听上去让人有些打不起精神来吧。”自古褒贬是买主,闻羽都觉得自己有些言不由衷。

大眼睛1号叫金婷,眼睑薄,睫毛短而直挺,双瞳毫无遮挡地完全暴露,看上去空灵而犀利。

大眼睛2号叫孙瑶,睫毛最长,总是无欲无求地如柳条一般垂着,遮住了大部分的眼神,让人感觉飘忽而不可接近。

大眼睛3号就是孟梦,她就站在闻羽前一排的右侧,因为顶着帽子的缘故,他只能看到她一侧的脸颊和鬓角。教官每次喊向右看齐的时候,压在她帽子下面的马尾就会不安分地晃来晃去,想要奋起抗争把帽子顶掉,闻羽每次也都指望她听错了口令向左看来与他有一秒的双眸相对。

午休的时候,闻羽漫不经心地绕到孟梦的面前,主动回眸了她一秒,再次证实是一个大眼睛的女生。如果说初次见面时,每个人都会给别人留下一种最明显的印象,那么他觉得她那双眼睛有一种犯罪的美感。女性的犯罪美感里会夹糅很多复杂的成分,比如冷艳、暧昧、凄楚、决绝,但孟梦的眼里似乎没有这些,却比这些更多、更复杂。闻羽当然会觉得这种美丽也是不安全的,虽然孟梦的眼睛很大,他却看不到她的内心。她像是武林第一美人林仙儿,生下来自带一种魔力,只要一个眼神,就能让无数的侠士剑客例如大个子对她念念不忘,像大个子说的——“她‘那么’看了我一眼……”

之后几天的晚上,他们猫在宿舍用扑克来打发时间。闻羽一边赢着大把大把的硬币,一边琢磨着打赌追孟梦的胜率到底有多大。除了被指定孙瑶的大白成天蒙着军被不知疲惫地补觉,其他几个人都已和目标有过或多或少的接触,闻羽也观察到孟梦的人并不如其名一样安静内敛,她总是挂着着乐天派的笑容和人找到合适的话题聊开,很容易让男生萌生出几分侠骨柔情的幻想来,认为她对你有点意思,在下一刻又失落地发现她的热情属于所有人。孟梦和人说话的时候又没有遮拦,玩笑往往开得过火,他更加确定那个“特立独行”出自她口。闻羽数着,她已经和班里一半的男生说过话,却依然没有发觉自己在关注她,或许她不屑于和一个特立独行的人讲话。

闻羽觉得她也像hotelcalifornia里面的那个神秘女孩,shegotalotofpretty,prettyboys,thatshecallsfriends……

闻羽在军训场上,第一不喜欢听知了在柳树上不知死活地叫,第二不喜欢听男生们在自己身边不知死活地把“孟梦”两个字,贱兮兮地、轻声细语地喊成“梦梦”。

“你指定的那位好像一直很有精神的样子,根本感觉不到军训很累呢!”大个子凑过来和闻羽打趣。

“是吧,虽然叫孟梦,但好像从来不用睡觉的样子。”闻羽耸肩,找一棵大槐树,靠上去点起一颗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