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李贤 (1/3)

安得太平 梧桐灰烬 1832万 2022-01-25

一阵风过,泛黄的竹叶相撞在一起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,几片叶子随着风在空中打了个转儿又落到地上,太子殿内没有任何属于人的声响。

奶娘抱着我行了个礼,说道:“请太子殿下安。”

帘内之人并没有任何动静。

奶娘抱着我维持着行礼的姿势一会儿,纱幔之后还是没有反应,奶娘说了一声告退便退下了。

退出殿外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太监在外面候着了,看他的衣服像是个管事儿的。他对奶娘做出了个请的手势,自己默默跟在奶娘的身侧向前走。

等出了来时的那片竹林,来到了一处偏殿前的空地上。

太监的声音从后面穿来:“王奶娘留步。”

奶娘停下脚步,疑惑的看着那太监。

“圣上有命,太子抱恙,任何人不得打扰太子静养,王奶娘刚才在后殿之内怎么能如此大声的行礼?嗯?”最后一个“嗯”字尾音拖得很长,带有明显的兴师问罪的意味。

奶娘把我交给身后的宫女,对那太监说:“皇命只说不得打扰太子静养,方才我抱公主自紫宸殿来之前,也是圣人亲自命我等带公主殿下前来请安,并不知太子殿的‘规矩’。”奶娘说话时也是特意咬重了“规矩”二字。

那太监看向方才跟我们从后殿出来的宫女,宫女立马跪下说:“是奴婢忘了提醒王奶娘小声行礼,奴婢知错。”

“你这蠢奴!记性差成这样怎么在太子跟前当差,去赏罚司领十个嘴巴,明天就去浣衣局吧。”

“求公公从轻发落!求公公从轻发落……”那宫女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,嘴里一直说着这一句。

“太子殿内怎可大呼小叫,十个嘴巴还真是轻了,来人把她拖下去领十大棍。”太监话一落,马上就有侍卫要把人拖下去。

我从抱着我的宫女身上挣扎到地上,冲着那宫女摇摇晃晃的走过去。看见我走过去,那些侍卫停止了动作,宫女也停止了挣扎。

我抓着宫女的袖子,不说话,也不动。

奶娘过去抱我,我晃了晃身子不让她抱。奶娘只好把我扯着她袖子的手硬拽开,把我抱了起来,在我耳边说:“公主,那宫女是犯了错,是待罪之身,怎配得到公主眷怜。”

看着侍卫远远把宫女拖走,我挥动小手小脚挣扎下地,奶娘想来抱我我不让,奶娘让宫女来抱我我也不让,奶娘没办法,只好带着一群宫女跟我我身后走。

我气呼呼的往前走,没注意脚下有个小石子,一下就给绊倒了摔在地上,虎头帽也给摔掉了。

奶娘过来扶我,我躲开她的手,拍拍身上的土继续往前走。

其实摔的拿一下不疼,但是把我的手擦破了皮儿,有一粒小沙子粘在伤口上,我拍开王奶娘的时候沙子就直接嵌在手里了,我疼的眼泪含在眼里,又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。

往前走了没两步,奶娘又从身后拽住我的衣服,我不回头死命往前迈步,却一步也走不动。我想呵斥她,一扭头却对上了一双清澈的眼睛——我的二哥李贤。

李贤把我转过来,撩起蓝色长袍的长摆在我面前缓缓蹲下。“真傻”,他说。

他拍拍我身上的土,偏头看了我的虎头帽一眼,解开身上的披风往我身上一裹,一把把我抱在怀里。

往前走了两步,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:“摔疼了吧。哥哥送你回家。”

我把头深深地埋在他的肩窝上,闻着他身上只属于他的味道,眼中的那两滴眼泪渗进了他的衣服里。

我窝在他怀里,在他耳边轻轻说:“贤哥哥……我能叫你贤哥哥吗?”

他微微侧头,下巴蹭了蹭我的头,说“笑笑,叫我‘明允’。”